中国(1976-1983)(特殊编号版)

编辑推荐

  后毛泽东时代中国人生活的视觉记录?黄永玉、陈丹青推荐
  ★ 全球华人唯一普利策奖得主成名作首部中文版。著名美籍华人记者刘香成是享有世界声誉的新闻摄影记者,曾于1991年因拍摄戈尔巴乔夫宣布苏联解体的历史瞬 间而荣获普利策现场新闻摄影奖,成为迄今为止全球唯一一位华人普利策奖获奖者。《中国:1976—1983》系刘香成的成名作摄影集China After Mao的首部中文版作品,本书自1983年出版以来,再版4次,在世界范围内赢得了极大的声誉,很多人通过刘香成的作品认识了改革开放初期的中国。
  ★ 著名艺术家、艺术评论家及著名新闻人、汉学家共同推荐。著名画家黄永玉为本书题字;著名艺术家陈丹青、英国艺术评论家凯等各家媒体北京分社社长称誉刘香成的摄影捕捉住了这个原汁原味、没有矫饰、真实可信、复杂而独特的国家
   ★ 独特视角展现1976—1983年的中国历史转型时期。作为1976年至1983年间外国媒体唯一一位在北京的新闻摄影师,刘香成为当时的中国留下了珍贵 的历史剪影。透过刘香成的镜头,他敏锐地观察到当时人民的身体语言不完全是悲哀,而是放下一个沉重的包袱,不同于普通外国记者,刘香成早年在中国大陆 度过童年的特殊个人经历,使他得以从独特的角度拍摄那个年代,既不同于国人对周遭环境因熟悉产生的漠视,亦不同于外国人缺乏文化认同感造成的忽略。
   ★ 真 实感人的普通中国人日常生活画卷。刘香成将镜头对准普通中国人,照片忠实记录了当时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定格在画面中的普通人的神情和体态反映着一个 时 代的真实生活,这是改革开放初期一个处处洋溢着青春和活力的中国,和一群充满了希望的中国人,这些丰富的细节让我们处处体味到摄影师想要表达的中国情 感
  ★ 艺术情怀与历史感的紧密结合。刘香成的照片被评论界与亨利?卡蒂埃布列松的作品相提并论,因为他们都将艺术情怀与历史紧密结合。这些于改革开放初期拍摄 的纪实摄影作品也曾对许多中国摄影师产生过很大的触动,使他们意识到如何细心发掘自己的生活,如何从细节着手反映身处的社会历史现实,如何坚持自己的眼光 去观察与思考。
  ★ 首 度发表照片配以名人引语的全新设计。本次中文版摄影集在原有两百余张照片的基础上,经刘香成本人亲自精挑细选,添加了若干幅首度发表的全新图片;以展 示 改革开放之初国人所受外来影响和呈现出的精神面貌为呈现方式;并配以大量古今中外的名人名言,在图片之外,为读者提供另类解读中国的思考角度。
  ★ 

作者简介

  刘香成(Liu Heung Shing),1951年生于香港,毕业于纽约市立大学亨特学院。曾作为《时代》周刊和美联社通讯员、摄影记者先后驻留北京、洛杉矶、新德里、汉城和莫斯 科。1997—2006年,先后出任时代华纳常驻中国代表及新闻集团中国区副总裁。目前出任现代传播集团编辑总监及2010年上海世博会上海企业联合馆策 展人。
  1992年,因对苏联解体的杰出报道,刘香成与同事一起荣膺普利策现场新闻摄影奖。此外,他还曾获得美联社最佳记者奖及密苏里 大学年度全美最佳图片奖1989),美国海外俱乐部柯达奖1991),并于2004年被《巴黎摄影》杂志遴选为当代摄影界最有影响力的99位 摄影师之一。
  除了本书外,刘香成还于1992年出版了摄影集《苏联的解体》;2008年,由他主编的摄影集《中国,一个国家的肖像》以六种语言全球同步发行,得到世界上150多家主流媒体的高度关注,并被伦敦《星期日泰晤士报》评为2008年度最佳摄影画册。

媒体评论

  我多么珍视他对人民和土地的脉脉深情。他的作品朴素得像面包,明澈如水,有益如盐,新鲜如山风,勇敢如鹰,自在如无限远云。
  --黄永玉,画家、作家、诗人
  刘香成的北京之行似乎一举终结了此前西方的中国影像:他追踪这个巨大国家在毛泽东逝世之后的庞然骚动,这骚动,不但大幅度改变了中国,目下正以未知的方式与能量,改变世界。
  --陈丹青,自由艺术家
  对刘来说,中国不只是一个值得发现的真相,更是一种尚待阐明的爱。
  --帝奇亚诺?坦尚尼(TizianoTerzani),前《明镜》(DerSpiegel)周刊北京分社社长
  刘香成怀着对中国人民的忠诚,给予我们的不是明信片式的中国,而是真正艺术家的敏锐、感人和真实的刻画。
  --包德甫(FoxButterfield),前《纽约时报》(NewYorkTimes)北京分社社长
  在即将到来的世代中,我们和我们的后辈需要回顾后毛泽东时代的中国,尝试去理解占地球上四分之一人口的中国人的经验。而我预言,刘香成这本摄影集里的图像,将比任何其他来源都能够更深地触及我们的认识。
  --理查德?伯恩斯坦(RichardBernstein),前《时代》(Time)周刊北京分社社长
  本书的质量堪称真正的无与伦比--刘香成的照片为人们获得复杂且难以捉摸的真相提供了一条捷径。一个人要有诗人的天赋,才能用语言表达出同样的雄辩与简洁。
  --西蒙?利思(SimonLeys),著名汉学家
  刘抓住了多重矛盾的幽默与讽刺,这些矛盾使得中国的现代化有趣而难以捉摸。这个集子使得刘足以与亨利?卡蒂埃-布列松和马克?吕布比肩。
  --夏伟(OrvilleSchell),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
  新闻学院院长,美国亚洲协会中美关系中心主任
  刘通过镜头把标准的西方的思索带到了中国,却又不失中国气息,还通过一种特殊的方式关心政治,这样的纪实摄影在当时的中国可谓独一无二。
  --凯伦?史密斯(KarenSmith),英国当代艺术评论家
  这是无与伦比的优秀作品,图片连同文字一起,深刻、准确地反映了当时的中国社会。
  --恒安石(ArthurW.HummelJr.),前美国驻华大使

前言

  在有关中国现代历史的影像中,目击政权变更的照片,并成为经典,我想,谁能与卡蒂埃一布列松(HenriCartier-Bresson1949年 京沪之行相比拟?当然,他是布列松。但如他的名言决定性瞬间所揭示的真理,倘若错过1949这一决定性年份,他在北京的摄影——就像他去过莫斯科或东 京那样——恐怕就缺了一份无可褫夺的历史价值。
   人与历史的遭遇,历史不知道,人也未必知道。临近解放前夕,当国民政府为布列松签发四十天入境 签证吋,想必不清楚他在西方的大名,更想下到这个人的锐 眼将如何见证国共两党的决定性胜败。六十年过去了,海峡两岸似乎均无意出版布列松这本中国影像专 集,上世纪九十年代,欧洲人刨是出版了,封面是上海街头 庆祝解放的大游行。即便长寿而多产如布列松,这份影像档案也称无可替代:在他毕生摄异国的大量作品 中,往往是某一国家有幸遭遇这位摄影大师,但在1949年,我相信,是他有幸邂逅了巨变的中国,一如那一年之于中国历史的决定性。
  1976 年,本书作者刘香成以《时代》周刊美籍华裔记者的身份进入广州,1978年北上京城,1984年离开。这期间,他与布列松一样,没有辜负历史的幸运。但是 当年的中国人,连刘香成自己,并不知道被称为第二次解放1976年及此后启动改革开放的决定性年份,将成全这位西方记者最重要的作品,而这批摄于七 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的照片,为中国的历史关头留下了确凿而丰富的见证。
  自1949年到1975年,法国、英国、意大利、荷兰、日本等国的友好 人士数度来到中国,走访各地,拍摄新中国的照片和电影。曰后流传西方——伊文思(Joris Ivens)于五十年代初即拍摄了苏南乡村土地革命的动人纪录片,安东尼奥尼(Michelangelo Antonioni)的《中国》(Chung KuoCima)则是目击文革日常百态的唯一影像作品——但 这些作品展示的是毛在世的年代,是在西方左翼人士眼中的新国家与理想社会:宁静、质朴、 恒定,望不见终结。而刘香成的北京之行似乎一举终结了此前西方的 中国影像:他追踪这个巨大国家在毛泽东逝世之后的庞然骚动,这骚动,不但大幅度改变了中 国,目下正以未知的方式与能量,改变世界。
  我真想知道,但凡活在1949年的中国而葆蓄记忆的人,亦即我们的父辈与祖父辈,过了三十多年看见 布列松镜头下的京沪,会触发怎样的感念?而我活在1976年的中国,正当年轻,如今完整看到刘香成这些照片,也竟倏忽过去三十多年。在布列松与刘香成目击 中国二度解放的两组作品中,一切已成为绝版的历史:并非仅指照片本身,而是照片中的国家事件与社会形态均被历史吞噬,不可能重演了——1949年春, 我的父亲在上海街头目击解放军入城,并在曰后改建为人民广场的跑马场聆听新任上海市长陈毅作报告,当其时,父亲哪里知道有位法国摄影家在场;而1976年 深秋,我在王府井美院听取星星画展成员的讲演,又岂知几天后有位美国记者混在星星成员游行队列中,一直跟到北京市政府门前的台阶上,从马德升身后拍摄了密 密麻麻围观的人。
   在这两组历史照片中,没有人预知,也无从想象国家在后来的岁月中将发生何种巨细无遗的变化。举个小小的例子吧:父亲告诉我, 自陈毅五十年代初调离上海 之后,新任市长柯庆施全面禁止交谊舞,这一禁,近三十年,直到刘香成来到北京之际,交谊舞始得获准恢复;而当星星群体的游行镜头 在西方媒体公布时,全世 界没有人预见三十年后的北京布满当代艺术群体,包括欧美各国的画廊与机构。
  不必描述这本影集的精彩片段,其中每幅照片带着无数细节,叙述历史。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