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媚记

  • 作者 [日]涩泽龙彦(澁澤 龍彥)
  • 译者 夏言
  • 出版社 后浪丨四川人民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20-1
  • 定价 36.00元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32
  • 页数 224
  • ISBN 9787220115578


狐媚记

ねむり姫

后浪出版公司

如果没有涩泽龙彦,日本该是一个多么无趣的国度——三岛由纪夫

日本暗黑美学大师 涩泽龙彦

在日本古代,精灵与人类共生,虚幻与真实交错,一幕幕光怪陆离的故事正在上演……


编辑推荐

 ◎三岛由纪夫盛赞 日本暗黑美学大师 涩泽龙彦

涩泽龙彦是对三岛由纪夫、寺山修司等人影响甚深的“暗黑美学大师”。三岛由纪夫曾经感叹道:“如果没有涩泽龙彦,日本该是一个多么无趣的国度。”

 ◎《狐媚记》 一部日本版的《聊斋志异》

涩泽龙彦根据日本平安时代至江户时代一些传奇人物的零散记载,重新演绎出六篇奇幻故事。这些故事中,古典与现代、魔幻与真实交织缠绕,充满了奇谲神秘的色彩。

 ◎《狐媚记》 一部看到开头绝对猜不到结尾的志怪小说集

涩泽龙彦深受中国传统文化的影响,所创作的故事与中国传统志怪小说《聊斋志异》虽有相似之处,情节发展却更为出人意料。在涩泽构建的世界中,有情人未必能终成眷属、善恶也未必终能有报,是一部看到开头绝对无法猜到结尾的小说集。


媒体推荐

这些作品没有通常的那种大团圆结局,甚至也没有一个明确的尾声。可涩泽龙彦的这部小说会给人心中留下微妙又生动的余韵。非常有趣的作品,简直是优质的享受!

——日本亚马逊读者推荐

 

涩泽龙彦的作品对我来说非常有冲击力,让我的世界观整个地为之一变。

——日本文学评论家东雅夫


著者简介

涩泽龙彦(1928—1987),小说家、幻想文学翻译家、美术评论家。他自主翻译萨德侯爵、巴塔耶等作家的作品,致力于将西方社会中的文化与思想暗流介绍给日本学界,自己也进行幻想文学创作,被誉为一代暗黑美学大师。

内容简介

根据日本平安时代至江户时代的一些传奇人物的零散记载,重新演绎出六篇奇幻故事。

莫名陷入沉睡的贵族少女和她同父异母的哥哥,各自度过了截然不同的人生后,在命运的尽头,两人终于再次相遇(《睡美人》);

生下狐狸的贵族夫妇深感羞耻,两次杀死狐狸,最终遭到狐狸女儿的复仇(《狐媚记》);

双耳失聪的公主,依靠自己强大的力量反转命运,获得爱情,却不料这一切转瞬即逝(《化魇术》)……

涩泽龙彦在讲述古典志怪故事的同时,不时从现代观念的角度加以阐释,使古典与现代、魔幻与真实交织缠绕,充满了奇谲神秘的色彩。

 

简目

睡美人

狐媚记

梵论子

化魇术

画美人

云母姬

译者序

国内读者认识涩泽龙彦,可能相当一部分是托了三岛由纪夫的福:涩泽既为三岛的《萨德侯爵夫人》等作品撰写过后记,又写作了《三岛由纪夫追记》等一系列文章,因此很多三岛的粉丝会顺便追到他这里来。另有一些读者可能是借了《文豪野犬》的东风,隐约记得这个文豪的名字,偶然在书店里看到,就顺手拿起了这本小书。当然更多读者可能只是恰好被书名或封面撩起了兴趣。无论出于哪种情况,我都由衷地感到高兴,因为你已经走到一条通往神异世界的隧道口了,就像《千与千寻》里的千寻一样。进入与否,由你决定。要说涩泽世界如何光怪陆离,很多人会马上联想到萨德侯爵,因为是涩泽将萨德的书译介到了日本,并因此吃了官司赔了钱。但正如森茉莉在写给三岛的文字里所说:“(《萨德侯爵夫人>后记》)里面描写的萨德侯爵既纯真,像个心无尘垢的孩子,又可怕,性格里仿佛有个怪物。他干尽坏事——类似小孩用刀切、用火烧虫子那样的事情。”涩泽通过萨德作品所看到的,并非单纯的情色旖旎,而是人性中如孩童恶作剧一般的“非道德性”。这种“非道德性”也不是要摧毁一切道德标准,而是要大家意识到:“道德是一种相对的东西,是从一个国家和地域的风俗以及习惯衍生出来的。”(涩泽龙彦《快乐主义哲学》)因此,自然的“人性”当中一定存在许多无法被“道德”明确界定的、处于模糊状态的东西,而这也就是涩泽作品描写的范畴。这本小书中收录的六个故事,显然就带着这样一种孩童感、模糊感。如第一篇《睡美人》的主角旋毛丸是个织田信长般的人物:打小是个“混世魔王”,长大后则与山贼为伍,甚至劫掠走同父异母的妹妹据为己有,老年时却成了可差遣精灵的得道高僧。《狐媚记》则讲述了一个男人的嫉妒心如何伤害了他的妻子,并铸成了自己后代的悲剧。《梵论子》对男女性别进行了合并,《化魇记》则将现实和梦境进行了倒置,《画美人》更是将画中世界和现实世界进行了交融——从这个角度看,或可说涩泽是《聊斋志异》里《画皮》的异域传人。说到这里想友情提醒一句:这些故事里的确处处可见中国古代志怪的影子,但你若因此便以为是熟悉的套路,恐怕要被带到阴沟里。因为故事的走向绝对超出你的想象。至于是怎样的走向,就请各位自己看吧!

译者 2019年8月11日


正文赏读

狐媚记

夫人产下狐狸之子一事被传出来的时候,左少将宅邸里的人们一时间全都茫然失措,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这也是当然的吧?照社会上一般的观点来看,产子当然是件可喜可贺的事情。可现在这么一来,不就谁都不知道该怎么祝贺好了吗?女官们都把目光死死贴在地上,就算在廊下走过也小心翼翼尽量不发出声音;特别是躺着产妇的那间卧室,只要可能,绝不接近。因为她们完全不敢想,要是不小心和夫人四目相对,那时候可要怎么祝贺好呀?为新生儿接生的产婆,简直像她自己负有责任似的,狼狈不堪,无地自容,趁着大家手忙脚乱之际,她什么也顾不得了,就在夜色的掩护下从后门逃之夭夭了。她大概也是实在没勇气在左少将面前露脸吧。

至于夫人,在看到从自己肚子里拉出来的那只奇怪的绒毛小兽的瞬间,她就发出一声虚弱的尖叫,当场不省人事了。

待到重新恢复意识的时候,出现在卧床的夫人眼前的,是一张双眉紧皱、正在窥视自己表情的脸——那是她的丈夫左少将的脸。那张脸上的表情极其冷峻,冷峻到几乎让人产生联想:即使在千军万马间与敌阵交锋之时,恐怕他也不至于面色冷峻到这个地步。他那燃烧着怒火的目光教人实在无法承受,于是夫人不由自主地闭上了眼睛。然而一旦闭上眼睛之后,她便再一次感到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好像自己要被吸到洞里似的,但她这次决定要拼命忍住。这场沉默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终于,丈夫的声音从上方落下来,刺耳地敲击着她的耳膜。不,岂止是刺耳。她感觉到,那辛辣的言辞,简直是锐利地扎进了她的耳朵里。

“夫人哪,你可真是给我立了件大功呀!在我赤松家这继承了古老村上源氏血脉的家族里,从始祖到现在,可是一次都没有过生下畜生的事儿呀!真是想都想不到的丑事儿!难不成你今年初午到伏见的稻荷神社去参拜的时候,被某个长尾巴的妖怪给附体了?结果自己都没发觉,就犯了大错?”说到这里,他回头看向不知何时出现,正在一旁侍奉的验者觉念房:

“如何?阁下有什么高见?无须忌讳,但说无妨。”

觉念房就像在等着这话似的,跪坐着凑上前去,宛如想让夫人听得更清楚一般,一字一句地、清晰明了地说了起来:

“若对照古今之例来看,如此这般不可思议之事,倒也未必能断然称绝无。虽说是在相当久远的古时,且又是发生在唐国,但当初周幽王的宠妃褒姒,据云便是一位未曾与男子交合过的宫女所生。据说那位宫女也与此相同,在自身并无意识的情况下,与一只潜入后宫的鳖发生交合而受孕。不过正本溯源,却要说到当初夏王朝将衰之际,曾有两条神龙现身于宫廷之内,并从口中吐出泡沫。这泡沫被收于匣中之后,历殷商而传于周朝,终于在周朝第十代君主周厉王之时,被人开匣而流出于外,并化身为鳖。换言之,方才虽称其为鳖,但从根本来说,其并非寻常之鳖也。”

“话虽如此,可稻荷山上总不会有鳖吧?而且褒姒总不是以狐狸的模样生下来的吧?更何况关键的问题是,一个女人究竟如何才能生出狐狸崽子来?”

左少将面色不悦地说着,觉念房却出溜出溜地摸着脸,道:

“啊,关于此事,只因无论在唐国还是在本国,狐狸们皆化身女子,变身男子而诱奸女子的狐狸故事,仅在极少数文献中有见。即便如此,却不能说一概没有。例如《搜神后记》中,便有如此记录:吴郡顾旃,猎至一岗,忽闻人语声云:‘咄!咄!今年衰。’乃与众寻觅。岗顶有一穽,是古时冢,见一老狐蹲冢中,前有一卷簿书,老狐对书屈指,有所记校。乃放犬咋杀之。取视簿书,悉是奸人女名。已经奸者,乃以朱钩头。所疏名有百数,旃女正 在簿次。换言之,若粗心大意,则自己之女是否他日也将遭狐狸之毒手,其在不可知也。”

“话虽如此,可那狐狸是以什么形态奸污女人的呢?而且那些女人被奸污的时候,也该注意到那是狐狸了吧?”

“这个嘛,因为书里也没有写到这个地步,所以哪怕是我也很难现在马上回答出来。不过若从其他的传说来看……”

不知不觉间,两人好像全然忘了旁边还躺着屏气等待的夫人似的,围绕狐狸奸污女子这一话题,展开了漫无边际的学术讨论。

这里稍稍做一点解释。距离那时五年之前,夫人曾经生下过一位美如珠玉的男孩子。夫人闺名唤作月子,如果生逢其时,本可以成为女院或者御息所之类,属于公卿中的名流。然而只因生在血肉横飞的战乱时代,转眼间便家道中落,衰败凋零,无奈之下只得沦落到嫁入武家的地步。尽管如此,能嫁入未来注定飞黄腾达的强有力的守护大名家族,拥有像左少将这样的丈夫,大抵也全是拜她那让人惊艳的美貌所赐。而另一方面,左少将与月子夫人相比也丝毫不会见绌,确实称得上是乱世中头角峥嵘的伟丈夫。考虑到当时在京都的武家子弟受到公卿的感化,纷纷显示出柔弱化的倾向,不乏男性气概的左少将可以说是世间罕有的男子汉。因此,这样一对夫妇生下的男孩子,也是少见的可爱小孩。这个男孩子的名字叫作星丸。

这位如今已长到五岁的继承人,一直被父亲左少将宛如掌上明珠一般疼爱着。可以想象,如果夫人不是先生下了这位星丸,而是一上来就冷不丁地生下狐狸崽儿,那父亲左少将的沮丧必定还要严重得多。

想当初生下长子的时候,左少将曾站在产床里的妻子面前,散漫的表情一扫而光,连声高呼:“大功一件!大功一件!”而这一回,他之所以窥着产下狐狸后失去意识的妻子的脸,极尽讽刺之能事地说出“你可真是给我立了大功呀”,也是五年前的记忆清清楚楚地在他心里复苏的缘故。伴随着记忆的复苏,他的怒火也愈发激烈、愈发熊熊地燃烧起来。这股不知该向谁发泄的怒火,不管怎样,都只能向妻子和妻子生下的狐狸发泄出来。

“听好,去把夫人生下的这只怪物放在两块石头中间,把头骨砸开,尸体埋进土里。绝对不可以让它活下来。”


相关图书

平安朝的生活与文学  定价:42.00

    (日)池田龟鉴 著    玖羽 译

近代能乐集  定价:42.00

    (日)三岛由纪夫 著    玖羽 译

日本書紀  定价:99.00

    (美)舍人親王 著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