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鲁传说

  • 作者 [秘鲁]里卡多·帕尔马
  • 译者 白凤森
  • 出版社 后浪丨四川人民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19-12
  • 定价 88.00元
  • 装帧 精装
  • 开本 1/32
  • 页数 616
  • ISBN 9787220116605


秘鲁传说

后浪出版公司

秘鲁文学之父帕尔马不朽之作

流传秘鲁民间的《一千零一夜》

历史、民俗、传说、逸闻……

鲜活再现秘鲁三百年历史风貌

                                      

编辑推荐

◎一部妙趣横生的秘鲁风情画卷,鲜活再现秘鲁三百年的历史风貌。

◎西班牙美洲文学经典重现,评价极高的秘鲁文学遗产。

◎秘鲁“文学鼻祖”里卡多·帕尔马脱离西班牙文学规范,走向发现本土艺术才能的第一步。

◎印卡人的美丽传说,西班牙人的残酷统治,波澜壮阔的独立战争,历史名人的趣闻轶事……《秘鲁传说》通过新创的文学体裁,将秘鲁的历史纪事、逸闻传奇和风俗故事融为一体,构成一幅栩栩如生的秘鲁生活图景。


名人推荐

传说是民间故事又不是民间故事,是历史又不是历史。它的形式轻松而愉快,叙述迅速而幽默。这就像做糖衣丸,把它们分发给公众,自己用不着有顾虑点儿,一点儿谎话,一剂从来都是极少的真实性,加 上一大堆既文雅又粗俗的文笔,这便是创作《传说》的处方。

——阿图罗·托雷斯—里奥塞科,《拉丁美洲文学简史》

 

传说不是轶事,不是历史,不是民间文学,不是风俗主义场景的组合,不是想象的产物也不是现实的产物。不是这一切,也是这一切,是一系列文章、故事、传奇、风俗画面、轶事和趣闻的几乎无穷无尽的展览。

——西班牙文学史家迪亚斯-埃查里

著者简介

里卡多·帕尔马(Ricardo Palma,1833—1919),秘鲁作家、学者,著有《秘鲁传说》《和声——一个流亡者的书》《西番莲》等。帕尔马生活在秘鲁的动荡年代,曾参与过反抗殖民统治的战斗,也曾在政府中担任公职。1883年南美太平洋战争之后,受任秘鲁国立图书馆馆长,查询搜集大量的秘鲁图书档案,使毁于战火的国立图书馆重获新生,并从尘封已久的图书、史籍和档案中发掘出大量题材,运用丰富的艺术想象,创造了“传说”这一文学体裁。


内容简介

《秘鲁传说》是秘鲁作家里卡多·帕尔马的代表作品,“传说”是里卡多·帕尔马创造的一种新的文学体裁,一种把历史纪事、逸闻传奇和风俗故事融为一体的秘鲁式文学。书中讲述的故事自印卡时期始,到共和国时期结束,通过丰富的想象、巧妙的艺术创作,将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鲜活地凸现出来,生动地再现了三百年间秘鲁的历史风貌。

关于“传说”的创作,它的出发点或借口,可以是一个历史事件,一个则未被证实的传闻,一则珍闻掌故,一件人物传奇,一句谚语或俏皮话,一个成语……题材确定后,以这个事件或人物(或拟人化的东西)为核心,运用想象力进行艺术加工,结构情节,编织对话,描写人物,形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目  录

前  言

印卡和征服时期(……—1533)

帕利亚— 瓦尔库纳(印卡时期) 3

佩德罗·德坎迪亚(1531) 6

精于棋道的印卡王(1532—1533) 11

殖民地时期(1533—1820)

奥斯特利亚王朝统治时期(1533—1700)

替罪羊(1533) 19

一吻殉节(1534) 23

一场击柱比赛(1535) 32

我也许愿意,也许不愿意(1535) 34

斗篷骑士(1541) 40

大力士堂阿隆索(1542) 54

圣主圣地亚哥的马(1542) 58

叛徒洛佩·德阿吉雷(1544) 60

法官的三条理由(1544) 65

“别给了你黑面包,还想要甜馅饼”(1544) 68

已经犯的和将要犯的过错(1544) 73

圣安东尼奥的爱情表示(1544) 76

死后的一个嘴巴(1544—1546) 81

修士们的口头禅!(1546) 84

库斯科的皇家行刑官(1547) 90

“骆驼鼻子”(1547) 95

魔鬼的红宝石(1547) 99

“偷鸡不着蚀把米”(1550) 101

别人围墙里的果子(1551) 105

一心做媒的总督(1556—1561) 110

萨帕塔上尉(1558) 114

魔鬼附身的女人(1561) 118

裙— 袍的闹事(1561) 120

死人复活(1561) 125

偷盗头骨(1565) 129

我叫教会!(1575) 134

罗莎的玫瑰园(1581) 140

圣罗莎的蚊子(1581) 143

美人中的美人(1583) 146

骑在了驴身上,就不怕鞭子抽(1591) 150

秘鲁的政府(1600) 155

该诅咒的人(1601) 157

女人与老虎(1601) 164

红斗篷、白坐骑和“嘟隆—咚—咚”鼓(1603) 171

奇迹总督(1604—1606) 175

一件违背誓言案(1607) 180

人类的始祖亚当长没长肚脐?(1607) 182

方济各会会士与耶稣会会士(1615) 186

借一还百(1616) 192

两只性情温和的小鸽子(1616) 198

圣母的骑士(1617) 203

诗人总督历险记(1618) 208

听其言观其人(1618) 215

理发匠真有福!(1620) 218

善人和罪人(1625) 224

“走吧,毛驴!生就的穷命成不了阔佬!”(1630) 236

伯爵夫人药粉(1631) 238

利马的圣徒弗赖马丁·德波雷斯为什么不再创造奇迹了?(1639) 243

名誉要以生命来抵偿(1640) 248

修女与卡尔特会僧侣(1640) 258

卡塔丽娜·万卡的秘密宝藏(1642) 266

“圣徒圣女间,筑墙要当先”(1646) 271

蒙面幽灵(1651) 273

异端总督与刁钻的敲钟人(1656) 279

快刀斩乱麻(1664) 288

喝吧,神父,这样你就痛快了……!(1668) 292

操纵选举的总督(1669) 296

普诺女人,会召羊皮口袋的女人(1672) 301

啼哭的圣婴(1675) 307

以此为戒(1675) 312

别拿火药当儿戏(1679) 315

被传讯的女人(1688) 321

银手臂(1689—1705) 329

一件控告上帝案(1695) 331

母 爱(1696) 340

圣约瑟的罩袍(1696) 346

圣阿古斯丁教堂的幽魂游行(1697) 348

波旁王朝统治时期(1700—1824)

捕鼠陷阱(1715) 354

活着的死人(1716) 359

一位任性的利马妇女(1727) 364

她的发辫(1734) 371

浪子回头(1746) 377

惩罚叛徒(1749) 381

利马城里的四个P(1750) 386

宗教法庭的一名罪犯(1751) 389

“佩里乔利”的乖戾言行(1762) 392

拿撒勒人(1763) 404

“出风头的是我卡斯特利亚诺斯!”(1768) 415

西里洛判案(阿马特总督时代) 419

一位利马妇人的尊严(1780) 422

廷塔州郡守(1780) 425

行刑手潘乔·萨莱斯(1795) 430

命中注定(1801) 437

一出隐秘的戏剧(1801) 452

女扮男装(1803) 459

一只鞋露了马脚(1805) 461

阿瓦斯卡尔的妙计(1805) 465

圣星期五的受雇哭丧婆(1807) 469

比卡耶哈还坏(1815) 475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1816) 481

两个塞瓦斯蒂安(1817) 485

独立时期(1821—1830)

因诺森特·“雀鹰”(19世纪20年代) 491

时间—土锅—我们必胜(1821) 494

关于国歌的传说(1821) 501

勋章的暴乱(1823) 504

玻利瓦尔的公正惩罚(1824) 509

面包、奶酪和糖渣(1824) 513

解放者与独裁者的书信往来(1825) 523

忏悔的秘密(1825) 529

“圣西蒙·加拉巴蒂略”节(1826) 533

“缓 流”(1826) 535

二百万(1826) 539

玻利瓦尔的最后一句话(1830) 545

共和国时期(1833—18××)

“命瑶利州敲钟!”(1834) 549

死抠字眼(1835) 555

神父复仇记(1843) 560

一只微型炮的故事(1849) 565

一盒香烟(1880) 567

一名游击队员(1883) 569

其他传说

利马谚语数则(无年代) 575

琐事两件(无年代) 584

关于圣马丁纪念碑 587


附录:里卡多·帕尔马年表(1833—1919) 592 

 

前言 

  广袤富饶的拉丁美洲具有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反映这片大陆多姿多彩社会生活的文学具有独特的风格和不朽的魅力。随着“文学爆炸”的轰动,拉美优秀文学作品的译介和评论工作,在我国已形成一定的规模和声势。加夫列拉·米斯特拉尔、巴勃罗·聂鲁达、加

西亚·马尔克斯、奥克塔维奥·帕斯几位诺贝尔文学奖得主以及一大批声名卓著的作家的作品,已经译介到我国,引起广大读者的浓厚兴趣,并为许多作家所借鉴。

在我们介绍和研究诸多现、当代作家以及他们那轰动世界的作品时,我们也没有忘记, 拉丁美洲出现过许多在世界上称誉一时、具有不衰的艺术价值、名垂世界文学历史的作家和作品,秘鲁作家里卡多·帕尔马的《秘鲁传说》就是这样一部古典精品。

里卡多·帕尔马生活在秘鲁历史上的动荡年代(生平详见“附录:里卡多·帕尔马年表”)。当时,国家虽已获得独立,但军人考迪罗争权夺利,内战频仍,民不聊生。作为一名热血青年,他痛感国家政治混乱,人民困苦,自然接受自由主义思想,参加政治斗争。他更是一

位坚定的爱国者,当西班牙军队卷土重来,企图恢复在秘鲁的殖民统治时,他拿起枪杆,参加保卫卡亚俄的战斗;南美太平洋战争中,智利军队的炮火焚毁了他在米拉弗洛雷斯区的房屋,他又投身保卫利马的战役,为祖国的命运浴血奋战。

里卡多·帕尔马对袓国的一大贡献,是他在担任图书馆馆长期间做出的艰巨努力和取得的巨大成绩。他自一八八三年至一九一二年倾注将近三十年的心血,以国家主人和文人的高度责任感,请求美洲作家和新朋旧友捐赠图书;他用蚂蚁一样的勤劳和耐心,查询和收集大量的秘鲁图书档案,使毁于战火的国立图书馆获得新生,为保存和发展民族文化立下不可磨灭的功绩。

里卡多·帕尔马是一位学识渊博的多学科学者,在本国历史和语言学方面都有建树。作为作家,里卡多·帕尔马的创作道路是曲折的。最初,他同十九世纪中叶后的许多拉美作家一样,政治上受到独立时期爱国主义思想的激励,文学上接受统治欧洲的浪漫主义运动的影响,在创作上模仿他们的欧洲老师。《诗集》《和声—一个流亡者的书》和《西番莲》几部诗作都属于这类风格。此外,他还著有诗集《民间歌谣和金银细工》,文学和版本论文集《垃圾》及历史剧《罗迪尔》等作品。

但是,里卡多·帕尔马的可贵之处,在于他没有在浪漫主义运动里故步自封,而是逐步摆脱浪漫主义的束缚,在本国丰富的历史中发掘题材,专门描写本乡本土的风尚和生活,走上自己的创作道路,实现了从模仿到独创的飞跃。他在担任图书馆馆长后,从尘封已久的图书、史籍和档案中发掘出大量题材,运用丰富的艺术想象,独辟蹊径地创作了别具一格的《秘鲁传说》,奠定了自己在文学史上的地位。

所谓“传说”,是里卡多·帕尔马创造的一种新的文学体裁,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一种把历史纪事、逸闻传奇和风俗故事融为一体的秘鲁式文学。关于“传说”的特点,智利文学评论家、文学教授阿图罗·托雷斯—里奥塞科说, 它“是一种短篇速写,既不是历史,也不是轶事或者讽刺小品,而是三者之中抽出的精华”。更明确地说,“传说”“不同于短篇小说,不同于民间故事, 不同于讽刺小品,也不同于历史逸事;它是介乎这四者之间的东西”。这两段话概括了“传说”内容和艺术上的特征,因此可以说,它是根据历史逸事和民间故事创作的一种讽刺性的短篇速写。

“传说”的创作非常简单,它的出发点或借口,可以是一个历史事件, 一个并非确切的事件,一则珍闻掌故,一件人物传奇,一句俏皮话,一个成语……题材确定后,以这个事件或人物(或拟人化的东西)为核心,运用想象力进行艺术加工,结构情节,编织对话,描写人物,形成一个完整的故事。“传说”的结构大体相似,其发展线索几乎有一个固定的模式。篇首多有几句开场白,用戏谑、巧妙的语言说明作者怎样获得灵感要写这篇“传说”。然后是“传说”的主要部分,叙述主要事件和故事冲突,同时插入不少题外话,通过场面变换、人物言行和情节突变交代出一个完整故事。最后,在故事当中或结束以后,用或机智、或幽默、或玩笑、或讽刺的笔调,明确或含蓄地讲出故事在生活哲学方面的寓意。

  《秘鲁传说》共计十卷,包括从印卡时期到共和国时期的传说共四百五十三篇,其中殖民地时期三百三十九篇。《秘鲁传说》不是一部有头有尾、以主要事件或人物贯穿始终的鸿篇巨制,而是由各自独立的一篇篇“传说”结集而成,但就是这些零散的“传说”,犹如一幅幅五彩缤纷的画面连缀在一起,生动形象地再现了从印卡帝国到十九世纪三十年代三百年间的历史风貌。印卡人的美丽传说、皮萨罗杀害印卡王阿塔瓦尔帕、征服者之间的血腥争斗、西班牙人的残酷统治、印第安人的武装暴动、波澜壮阔的独立战争、军阀之间的连年血战、南美太平洋战争中秘鲁军民的爱国壮举,等等,都在帕尔马的笔下再现出来。但帕尔马更感兴趣的是殖民地时期,描写这个时期的“传说”占了绝大部分—三百三十九篇。这些“传说”表现了统治者的巧取 豪夺、草菅人命,他们之间的钩心斗角;历史名人的趣闻轶事;下层

民众的机智幽默;利马社会的生活图景和风俗时尚……构成一部本国社会生活的历史。

帕尔马不是干巴巴地讲述历史,而是通过丰富的想象, 进行巧妙的艺术创造,使历史事件和历史人物鲜活地凸现出来。在这样讲述历史的过程中,帕尔马写了秘鲁三百年间上至最高统治者、下至市井小民的各色人等:总督、主教、法官、神父、贵族、富商、征服者、殖民官员、起义领袖、律师、下级官吏、修士修女、小手艺人、小工匠乃至奴隶、家仆,等等。这些人物有的于史有据,有的来自多年前的故纸堆,有的来自民间口头传说,但经过帕尔马的天才之手, 往往寥寥数笔,几个简单的动作表情,不多的言谈话语,就成了栩栩如生、跃然纸上、呼之欲出的艺术形象。特别应该指出,帕尔马写得最好的是利马妇女,在许多作品中描写了不同的女性形象,把她们优雅俏皮、机智大胆、多情又信教的特点写得惟妙惟肖、入木三分。

总之,《秘鲁传说》就是通过这样的故事和人物,再现了既悲惨又优美、既庄严又滑稽、既等级森严又无偏见的利马社会,把秘鲁的历史生活绘成一幅多姿多彩、令人赏心悦目的广阔画卷。

  帕尔马不仅是研究语言的学者,也是驾驭语言的大师。他在《秘鲁传说》中的叙述简洁明快,晓畅生动,富有艺术魅力。他使用的语言以当时标准的西班牙语为主,同时采用了大量“西班牙美洲”特别是秘鲁语汇,还借用了一些印第安语, 使作品读来更为亲切自然。再

者,当情节发展、人物描写需要,或者作者情不自禁、有感而发时,经常插上一段多含讽刺、诙谐意味的短诗或民谣, 或信手拈来言简意赅的西班牙成语,不仅给故事和人物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更闪耀出帕尔马睿智、幽默的火花。

  里卡多·帕尔马历经几十年创作的十卷《秘鲁传说》, 获得了极高的评价,产生了广泛的影响,不少人起而模仿,但均为“东施效颦”,没有一部能与之媲美。《秘鲁传说》是秘鲁文学遗产中一颗光彩夺目的 宝石,是帕尔马对拉美文学的伟大贡献。“里卡多·帕尔马的作品可能是秘鲁文学最宝贵的财富……只有很少的西班牙美洲作家获得像《秘鲁传说》作者这么高和这么当之无愧的声望。……在秘鲁,他被尊为‘文学鼻祖’。” 然而帕尔马作品的意义还不止于此,它是逐步脱离西班牙的文学规范,走向发现本土艺术才能的第一步。因此有人说,他“通过漫长、卓有成果的作家生涯树立了自己的丰碑。全世界都推崇他的文学创作,赞扬他是美洲文化当之无愧的代表”。

  《秘鲁传说》出版后,立即引起秘鲁、拉美以及欧洲的强烈反响,不同版本已经“周游了世界”,其文学地位历久不衰。我国读者对《秘鲁传说》也不陌生。早在一九五九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就出版了白婴先生的译本,选入二十七篇。现在这个译本以安德烈斯·科塞洛选编的两卷本(哈瓦那:飓风出版社,1971 年)为蓝本,同时从阿根廷科德克斯出版社和秘鲁出版总公司一九五八年四卷集版本中选译了数篇。所用古巴版本有两大优点:一是篇目经过编者筛选,在目前我们无力出版全集的情况下,不失为一条“捷径”;二是选入的篇目依故事发生的年代排列,在篇题后面明确标出,并且分别归入秘鲁历史发展的不同时期,这在见到的其他版本中是没有的(阿、秘的四卷本收得全面,包括前九集的所有篇目,以发表先后排列)。我觉得,这种编排方法正好体现了《秘鲁传说》艺术地再现秘鲁三百年历史的意义,使读者明确地知道故事发生的年代,更好地理解篇目的内容,了解当时的时代风貌,所以选译时以此为基础。

这个版本选译《秘鲁传说》一百一十五篇(包括1959年白婴译本七篇),虽然较前译本增加许多,也仅及原作篇目的四分之一。选译的标准一是故事有趣,二是内容有代表性,三是注意各历史时期比重平衡,总之,试图部分地再现原作的思想内容和艺术风格。如果读者能从“传说”中得到一点历史知识,从故事内容中得到一点感悟和启发,从作者诙谐幽默的文笔中得到一点愉悦甚至报以会心的微笑,那将是对译者的最大褒奖。

 

白 凤 森

一九九六年二月于北京团结湖 

 

正文赏读

精于棋道的印卡王(1532—1533)

 

阿塔瓦尔帕

献给杰出的棋手埃瓦里斯

托·P. 杜克洛斯博士

 

    统治西班牙七个世纪的摩尔人,把下国际象棋的爱好传进了这个被征服的国家。人们以为,天主教王后堂娜伊萨贝尔把侵略者赶出去后,侵略者的各种习俗和娱乐也跟这些人一起消失了。但事实绝非如此,对于这种有六十四间小房子,或在纹章学中称为六十四个方格的木板的爱好,早已在摧毁伊斯兰教在格拉纳达的最后一座堡垒的那些英勇上尉中深深地扎了根。

 不久之后,下棋对弈就不再只是军人最喜爱的游戏,而且在教会人士,如修道院院长、主教、受俸牧师以及杰出的修士中,广泛地流传开来。因此,在西班牙完成了发现和征服美洲这项光荣事业后,对于所有身负要职来到新大陆的人来说,能在棋盘上对弈便成了出入社交场合的证明卡或通行证。

西班牙印制的第一部关于象棋的书,是在征服秘鲁后的最初二十五年间出版的,书名叫《自由派的发明与象棋艺术,住在萨弗拉镇的牧师鲁伊·洛佩斯·德塞戈维亚著》,于一五六一年在阿尔卡拉德埃纳雷斯印成。鲁伊·洛佩斯一直被认为是棋艺理论的奠基人,那本小书出版后不久,就被译成了法文和意大利文。

一八四五年前后《菲利多尔》 一书的样本问世,这时上面说的小书已在利马非常流行,并且在我刚刚成年的那遥远的岁月里,如同《塞西纳里卡》之于玩跳棋者一样,成为象棋爱好者的必读之物。如今在利马,即使不惜任何代价,这两种古书也一本找不到了。

跟随皮萨罗参加征服的军事统领,还有巴卡·德卡斯特罗和拉加斯卡两位省督,以及努涅斯·德维拉、卡涅特侯爵和涅瓦伯爵最初这几位总督,每逢闲暇无事总要跳马飞象杀一盘消遣,这早已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与第一任利马大主教相比可谓小巫见大巫了。当时大主教下棋成癖,竟因忍不住只顾对弈,使得王家军队威风扫地。事情是这样的,据希门尼斯·德拉埃斯帕达说,利马检审庭派一位法官和堂弗赖赫罗尼莫·德洛阿伊萨大主教指挥对叛军首领埃尔南德斯·希龙的战斗,这时王军兵营的民间诗人编了一支歌谣,挖苦长袍法官的懒惰和道袍大主教的棋瘾。这支歌谣没有什么诗韵,可句句说的是实情:

 

一个下象棋,一个睡大觉,

噢,真荒唐!

既不吃饭,也不备战,

噢,真荒唐!

一个打鼾,一个飞象……

 

你看他们有多忙!士兵们在军营懒懒散散,连给养也不愿补充,弄得松松垮垮,军心涣散,若不是检审庭决定解除瞌睡虫法官和象棋迷大主教的职务,叛军就成其大事了。

 

*  *  *

    一五三二年十一月十五日,西班牙人抓捕了印卡王阿塔瓦尔帕。从那一天起到一五三三年八月二十九日被无端杀害,他一直被囚禁在卡哈马卡的一间房子里。从传说中得知,埃尔南多·德索托、胡安·德拉达、弗朗西斯科·德查维斯、布拉斯·德阿蒂恩萨几位统领,以及军需官里克尔梅等人,每天下午都聚在充作囚室的房子里。

    那里有两张棋盘,供上面说的五个人以及另外三四个人对弈消遣(这三四个人在我们看到的简要考证笔记中没有提到,这些笔记收存在藏于原国立图书馆的古旧手抄本中)。两盘同时下,棋盘是草草画在房里小木桌上的。棋子是泥巴做的,就是土著人用来制作小偶像和其他陶器物品(这种东西现在还能从古墓中发掘出来)的那种泥。到了共和国初年后,秘鲁人已不知其他棋子,只知有象牙棋子了,这是菲律宾人运来供市面销售的。

被囚的头两三个月,印卡王心事重重,非常压抑,所以,虽然每天下午都坐在他的朋友和保护人埃尔南多·德索托身边,但并没有显出弄懂了对弈中怎样走棋以及使用招数和变招的样子。后来有一天下午,索托和里克尔梅正在对阵,下到最后几步时,埃尔南多刚要跳马,印卡王轻轻一捅他的胳膊,悄声说:

“不,统领,不……出车!”

    在场的人无不惊奇。埃尔南多沉思片刻,按照阿塔瓦尔帕的支着儿出车,又下了两三步,里克尔梅果然被将死。

那天下午后,堂埃尔南多·德索托统领为表示尊敬和礼貌,总让印卡王执白先行,请他下上一盘。过了两三个月,学生已经跟老师不相上下,对起弈来真是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了。

上面提到的笔记说,除里克尔梅外,其他会下棋的西班牙人都请印卡王对阵,可他总是婉言谢绝,通过翻译费利皮略说:

    “我下不好,您下得好。”

民间传说断言,要是印卡王对棋道仍是一窍不通,他就不会有杀身之祸了。百姓们说,由于他给支着儿,里克尔梅在那个难忘的下午被将死,而阿塔瓦尔帕就为这一将送了命。原来是皮萨罗召开了一次有二十四名法官参加的会议,在那次不寻常的会议上,以十三票对十一票决定将阿塔瓦尔帕判处死刑,十三张赞成票中就有里克尔梅一票。

 

曼科·印卡

献给赫苏斯·埃利亚斯—萨拉斯

 

    阿塔瓦尔帕无端被杀后,堂弗朗西斯科·皮萨罗于一五三四年进军库斯科。为了争取库斯科人的好感,他宣布,一不剥夺酋长的领地和财产,二不废除他们的特权;还说既然已在卡哈马卡用死刑惩罚了杀害法定印卡王瓦斯卡尔 的篡位者,他要把帝王的标志交给十八岁的少年、兄长瓦斯卡尔的合法继承人印卡王子曼科,于是举行了隆重的加冕典礼。随后皮萨罗移兵豪哈山谷,又从那里进驻里马克山谷,也称帕查卡马克山谷,缔建了未来总督辖区的首府。

后来印卡王曼科与西班牙人决裂(这些西班牙人由胡安·皮萨罗统率,他死后由其弟埃尔南多统率),我不想为造成决裂的事件和原因修史,只想说明一点,就是曼科巧妙地逃出库斯科,在安第斯山高原建立了自己的统治。征服者总想进山剿灭,始终没有成功。

在皮萨罗派与阿尔马格罗派的内讧中,曼科给阿尔马格罗派帮过点忙。小阿尔马格罗兵败被杀后,手下十几个残兵败将,其中有迭戈·门德斯和戈麦斯·佩雷斯两位统领,在这位印卡王身边找到了避难所,因为这时他已在维尔卡潘帕建立了自己的朝廷。

门德斯、佩雷斯和另外四五个患难兄弟,经常用围棋和象棋消愁解闷。印卡王很快就养成了西班牙人的习惯,下起两种棋来兴头十足,甚至出手不凡,在象棋上更是堪称高手。

也是天意如此,不可抗拒,印卡王曼科竟像印卡王阿塔瓦尔帕一样,因爱好下棋而送了命。

    一天下午,印卡王曼科正和戈麦斯·佩雷斯对弈,下得难解难分,迭戈·门德斯和三位酋长在一旁观战。

    曼科走出一步“车王易位”,这在规则中是不允许的,于是戈麦斯·佩雷斯说:

    “换位也晚了,捣鬼有术的先生!”

    不知印卡王是不是听出了这个西班牙字眼里的轻蔑含义,只是为那步棋一再辩解,认为那样走不犯规,行得通。戈麦斯·佩雷斯回头对伙伴迭戈·门德斯说:

    “看哪,统领,这印第安人真会跟我耍赖,臭……猪!”

    下面还是看看一位无名氏纪事作家是怎么写的吧,他的手抄著作写到了托莱多总督时期,收在《西印度档案未出版的文献集》第八卷中。他写道:“于是,印卡王抬手狠狠打了西班牙人一记耳光。西班牙人拔出短刀刺了他两刀,印卡王顷刻死去。印第安人赶去报仇,把杀人凶手和待在维尔卡潘帕州的所有西班牙人砍成了碎片。”

    好几位纪事作家说,打架是下围棋时发生的,但也有人说,悲惨事件是因为下象棋时意见不合引起的。

我讲的是库斯科居民中流行的传说,同时也参考了十六世纪那位无名氏作者的权威性说法。

 

一吻殉节(1534)

 

献给路易斯·本哈明·西斯内罗斯

 

 

    奥德莱伊是美洲花果园里最美的花,是散发着天使气息的芬芳的白百合。

    她的心灵是一架风鸣琴,爱的情感拨动着它的琴弦,发出的声音犹如云雀的哀啼。

    奥德莱伊芳龄十五,面对她心爱人儿的英姿,是不会不怦然心动的。

    十五岁还不恋爱是不可能的!到了这个年龄,爱情对于心灵,就像春日的阳光对于大地,催得人春情荡漾。

    她的双唇像珊瑚一般鲜红,像紫罗兰一般馥郁,简直就是细润雏菊花上的一抹红线。

    天真和纯洁这两种淡淡的油彩润红了她的面颊,恰似落日余晖染红我们崇山峻岭上的白雪。

    缕缕秀发散乱而妩媚地披在洁白圆润的肩上,宛若印卡人之父 在春天的早晨撒在空中的条条金线。她的声音充满恋情,像印卡人笛子的回声一样,令人回味无穷。

    她的笑声具有《雅歌》的全部魅力,又有午祷钟声的一切纯洁。

    她身材苗条,像我们山谷中的翠竹一样亭亭玉立,如果有谁知道

    她从什么地方走过,那不是根据她娇小的双足在沙地上刻下的脚印,而是凭着她的倩影留下的天使般纯洁的幽香。

她整个身心洋溢着纯洁气息,放射着灿烂的光华。—有些女子本身就带有天使身上那种纯洁和非凡的标志。或许是上帝把她们造化成了天使的姐妹吧!

 

 

    美洲在卡斯蒂利亚狮子的爪下呻吟。

    它洁白的外衣已经染上了太阳子孙的血污。

征服者们!你们传播基督教义,说它能带来和平和自由,却需要人的尸体,把救世的十字架竖在白骨堆上。但你们的事业受到上帝的诅咒,已像古希腊五城联盟之塔一样在上帝的震怒之下土崩瓦解。     

自由的阳光理所当然地穿透了三百年的沉沉黑暗,胡宁和阿亚库乔的名字已成为光芒耀眼的大字永驻人间。

    祖国!这个字眼蕴含着多么神奇的力量啊!她是给行人指引方向、使他们不会坠入深渊的明星,当横扫一切的潘佩罗风2 势不可当地猖狂肆虐时,她又是遮蔽和保护行人的树商陆。

祖国!这个字眼概括了人类的历史,概括了人类对一切美好事物、对母亲、对我们梦想的女人和在我们痛苦时给予安慰的朋友的爱。

 

 

那是一五三四年四月的一个黄昏。

    薄暮时的阳光向平原倾泻着它那若明若暗的余晖。太阳正在摘去它的黄玉宝冠,即将到汪洋大海为它铺就的浪花飞卷的卧榻上安睡。

    此时此刻,天地万物是一张七弦古琴,发出轻微的声响。顽皮的微风吻着茉莉花轻轻吹拂,树叶被火红蜂鸟的翅膀震动得垂下头,“图尔皮亚尔鸟”在一株白杨的树冠上唱着大概是悲伤的歌,落日犹如一堆篝火染红了天际……黄昏将近的时分,一切都是那么美,一切都使创造物翘首望苍天,赞美造物主。

    在这样的时刻谈情说爱该是多么惬意!

    亲爱的女人的话语对男人的心有多么巨大的魔力呀!倾听着远处流淌的小溪发出的轻轻絮语,感觉着带有柠檬花和灯芯草花散发出的馨香的微风掠过双鬓,置身在这支大自然协奏曲中,从崇拜为偶像的美人的嘴唇、眸子和酥胸中呷饮从内心发出的爱,这才是享受天堂的幸福……这才是不枉此生!

    托帕尔卡的双手紧握着奥德莱伊的双手。他的双眼凝视着她的双眼,因为他的心灵从她的眼睛中获得了生命。他们情深意笃,真挚相爱,犹如开放在同一根茎上的两朵鲜花,又似两只天鹅双双习练着在晶莹的湖面上荡起涟漪。

    在一株棕榈的树荫下,奥德莱伊和托帕尔卡坐在田野献出的松软的嫩草座上,说着海誓山盟的话,整个大自然都在向他们微笑,向他们谈着爱情。在他们目力所及的地方,祖国四季皆美的天空对他们有一种难以言表的诗情画意。他们内心荡漾着甜丝丝的感觉,好像一名小天使在他们头上扑棱着闪着淡蓝和鹅黄光泽的翅膀。

为了不致亵渎爱情,还是不要把发自那两颗纯洁的、相爱着的心灵深处的话语原原本本地写出来吧。

 

 

    基多史学家贝拉斯科神父称托帕尔卡为瓦尔帕·卡帕克,他是个二十岁的青年小伙,身材英武,仪表堂堂。他生于基多赛里部落,是阿塔瓦尔帕的弟弟。

阿塔瓦尔帕被杀害后,西班牙人给他系上作为帝王标志的缨穗,立为印卡王,但实际上不过是西班牙人实现自己野心的工具。

他统治帝国已有九个星期。

征服者心想:“他是个黄口孺子。”但在娃娃的外表下,却隐藏着大丈夫的心胸。托帕尔卡像美洲印第安人固有的性情那样缄默不语,暗中筹划着消灭压迫者所需的手段。

帮助托帕尔卡实现争取自由计划的,是秘鲁最骁勇的武士卡尔库奇马,还有阿塔瓦尔帕进行反对瓦斯卡尔的战争2 时最为足智多谋、久经沙场的将军基斯基斯。

可是,唉!命运之神却偏偏保护一小撮西班牙人,使他的种种努力惨遭失败。

从那时起,认识到自己力量弱小的印第安人,便像最后一抹阳光一样阴郁沉沦了,正因为如此,大部分印第安人宁愿带着他们的偶像、他们的家财和他们的记忆隐居在山洞里。

但是,弱者从来不会被希望抛弃……谁知道,那个被压迫的种族是不是从未来中看到了远大前程呢?如果说诗人的歌声足以表达一代人的痛苦,却没有什么能像一首“亚拉维”那样向人表达如此丰富的感情。

“亚拉维”是充满感伤情调的印第安人诗歌,是唱出来撕心裂肺的哀泣,又是对明天充满信心的颂歌。“亚拉维”,这种如同在预言家的古琴伴奏下发出的深沉叹息一样,用全副深情伴着“克纳笛”声发自灵魂的抒情诗歌,兼上述三者而有之。

 

 

花园深处出现一位身着白色亚麻布长袍的长者,他那灰白的头发垂在和善的脸上,他的目光停在那对恋人身上,流露出亲切保护者的神态。

这位长者是卡兰基斯的大祭司。

“亲爱的祭司,请您过来!”年轻的印卡王招呼他,“像阿塔瓦尔帕系上红‘廖图’那天为他祝福那样为我祝福吧。也为我爱的女子祝福,让她做我的妻子吧!”

一对年轻人双双跪在大祭司面前,只见他皱曲的面颊上滚动着泪花。

“想要祝福吗?那就祝福你们吧!……你们在同一颗星星的照耀下,孩子们,我为你们的爱情祝福……愿命运之神为你们绽开笑脸!可是不幸的君主啊,通巴拉的神启示我向你预言,你将是你神圣家族的最后一个人了。你的王位坐不了几个月了,你的王服会像阿塔瓦尔帕的一样染上你自己的鲜血。”

长者走了,口中还不住叹息:

“可怜你呀,太阳的儿子!可怜他们呀,你的百姓!”

当托帕尔卡从惶惑中恢复过来时,只见奥德莱伊正用深情的目光望着他。

“如果你爱我,我的小斑鸠,我会保将来平安无事的……命运之神必将为我们开出铺满鲜花的道路,在他刚刚使我们的祖国重现光辉的时候,你,我的爱神,一定会把你的嘴唇印在我的前额上说‘托帕尔卡,你又伟大又勇敢,我爱你。’是不是?”

说完,托帕尔卡用双手捂住了脸,因为犹如花草需要吐出露珠一样,人也需要抛洒泪水。

哭声就是露水,就是心中吐出的苦水。

 

 

当皮萨罗在加略岛上用剑划出一条线,说“爱功名的跟我来”时,十三个无畏的冒险家成了他的助手。堂加西亚·佩拉尔塔不属于那伙人,但皮萨罗总见他在刀光最密、厮杀最凶的地方出现,因此这位征服统帅对他颇为信任和厚爱。

    生就一副钢筋铁骨,长就一副铁石心肠,军人的激情理所当然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奔腾咆哮,势不可当。这样造就出来的人不懂得那套既甜蜜又诗意的感情,那是另一类人心目中人间幸福的史诗。

堂加西亚看见了奥德莱伊,并爱上了她。

应该说,一心要占有她。

说是要占有她,因为爱情不是对上帝创造的一切美好东西占而有之的欲望,而是把我们的身心同和我们一样感到一种神秘若失的气氛的另一个身心融合在一起。爱情是一团篝火,对它来说,每句话语,每个微笑,每次顾盼都如同投入火中的一块干柴。

堂加西亚对奥德莱伊的感情,与我们上面试图描绘的爱情风马牛不相及。只不过是少女的美貌刺激了他的感官,使他发誓要占有那迷人的肉体。

本来就有些借口怀疑托帕尔卡举事造反,堂加西亚凭着皮萨罗的信任,从那里讨得一道命令,把他关进牢房。皮萨罗 这位秘鲁史上的显赫人物,多次为手下同伙的古怪念头所左右,这次就这样甘愿受了堂加西亚的摆布。

 

 

大祭司刚刚为奥德莱伊和年轻的印卡王缔结姻缘祝福完毕,他们就要成为美满夫妻……厄运就降临了!

佩拉尔塔和六个士兵的身影出现在一座山头。奥德莱伊一见他那咄咄逼人的得逞架势,吓得脸色煞白。

印卡王被猛地拉出情人的怀抱,戴上铁镣,由西班牙人押走。堂加西亚带着嘲讽的微笑看着奥德莱伊,一把抓住她的手臂,一边强拖着一边说:“现在谁也救不了你了……愿意也好强迫也罢,反正你是我的了!”

 

 

    牢房内一片昏暗,托帕尔卡斜倚在石凳上。他眼皮轻轻一垂,一颗露珠般晶莹的泪滴欲垂又止,粘附在长长的睫毛上。

    他是在做梦还是在沉思?

我们在夜不成寐时,总感到在朦胧之中专注地思考着什么,此时此刻他的精神就处于这种状态。他的嘴唇微微翕动,似乎要说什么。他的脑海闪现出对阿塔瓦尔帕悲惨结局的回忆,但就在他陷入这阴郁念头的时候,奥德莱伊的身影犹如驱散黑暗的明星出现在他的幻觉面前。

他热恋的纯洁花朵或许已被那外国佬厚颜无耻的爱抚玷污了!

而你,娇嫩的奥德莱伊,天使般美丽的奥德莱伊,也感到泪水模糊了你瞳孔的光辉。

被从主人所在的巢中掏去的多情斑鸠是多么不幸!被从看着它长出的嫩茎上折去的纤弱含羞草又多么可怜!

 

 

    牢门突然打开,急匆匆走进一个女子。

    “奥德莱伊!”被囚人喊了一声,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快避开……避开你的嘴唇,我的吻会要人的命……我盟誓在先,死也不能对不你……我就要死了……”“长着温柔眼睛的小斑鸠,为什么说死呢?……跟我说说爱情吧,我渴望听到你那比云雀歌声还美妙和谐的声音……你飘飘欲仙的衣服发出的幽香,比我们山中的花草还令人心醉……你芬芳的气息吹得我感官焦躁,欲火中烧……”

“啊,我雄姿英发的国王啊,我的丈夫!我总算来到这里,在你的怀抱里咽下最后一口气了……外国佬死死箍着我,憋得我有气无力,差一点儿冤仇没报就惨遭身亡……可我猛然想起,一只戒指上有通巴拉的印第安人涂武器用的毒药……就把它涂在我的嘴唇上……我是你的,我对西班牙佬说,不过满足你野蛮的欲望后,你得准许我到我君王的牢房去……那不要脸的家伙签发一道命令,吩咐狱卒我进牢房时不得拦阻,接着就像饿虎扑食一样扑到我身上……色迷心窍的混蛋!不是吗?他以为我那火一般的热吻是极度欢乐的表示……以为我咬他的嘴唇是我已被快感弄得如醉如痴……不折不扣的蠢货!等到他离开我胸脯的时候……已经成了一具僵尸……”

“你说的这一切不可能是真的……你头脑发昏了……”

“我不贞洁……你休了我吧……我已经不能属于你了……为奴的就该死去。请原谅,托帕尔卡!”

“没有你,山谷里的百合花,我渴望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你像你父亲瓦伊纳·卡帕克一样品格超群,英勇无畏……要活下去,祖国需要你那青春的活力。”

“袓国!提到她我就勇气倍增,但可能一切都将无济于事!……记得卡兰基斯的大祭司的预言吗?多么快就应验了呀!披枷戴锁的奴隶,横遭侮辱的丈夫,看我现在这个下场,说不定很快就会成为我的家族中第二个死在行刑台上的人……我的宝贝儿,如果感到生命在热恋的弥留之际离去不是更好吗?……奥德莱伊,我的奥德莱伊……吻我一下吧!如果我在你的嘴唇上迎来死神,那样死也是甜蜜的……既然你的心灵像最明净的苍穹一样纯洁,你的肉体被外国佬玷污又有什么关系?奥德莱伊……我崇拜你!……”

一对情侣的嘴唇以勃发的热情紧紧贴在一起,爱情的云雾模糊了他们的视线,他们胸中的神经剧烈地跳动,牢房里阴森的回声轻微地、费力地重复着这两句话:

“我的丈夫!”

“奥德莱伊!我的奥德莱伊!”

 

*  *  *

    两小时后,狱卒向埃尔南多·德索托报告,说发现囚禁的国王和他的妻子已在牢中死去。

    据说,一个征服者控告是卡尔库奇马毒死了托帕尔卡和堂加西亚,这员勇将声称自己无罪,但无人理会,最后被五马分尸。

(1852年)

 

相关图书

一千零一次死亡

[尼加拉瓜] 塞尔希奥·拉米雷斯

 

爱情、疯狂和死亡的故事

[乌拉圭]奥拉西奥·基罗加

 

帝国轶闻

[墨西哥]费尔南多·德尔·帕索

 

最后的雾·穿裹尸衣的女人

[智利]玛利亚·路易莎·邦巴尔

 

潘多拉文件

[波多黎各]罗萨里奥·费雷

 

缺席的城市

[阿根廷]里卡多·皮格利亚

 

……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