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代能乐集

  • 作者 [日]三岛由纪夫
  • 译者 玖羽
  • 出版社 后浪丨四川人民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19-10
  • 定价 42.00元
  • 装帧 平装
  • 开本 1/32
  • 页数 224
  • ISBN 9787220115875

近代能乐集

近代能楽集

后浪出版公司

三岛由纪夫戏剧代表作

爱与美与死的永恒角力

传统能乐故事×现代戏剧形式×日本战后社会

在现实与梦境的交缠中追寻不屈而永恒的青春

 

编辑推荐

   三岛由纪夫戏剧代表作,“三岛”美学的戏剧呈现

《近代能乐集》以戏剧形式展现了日本著名作家三岛由纪夫作品中一再出现的爱、美、死的主题,体现了对极致之美、永恒青春的无限追求。

   传统能乐故事的现代演绎

三岛由纪夫以传统能乐故事为蓝本,以日本战后社会为舞台,将故事发生地设置于法律事务所、公园、医院、公寓、家庭法院,通过对梦枕、女御、蛇妖、怨灵等元素的现代化改编,实现了古典与现代相结合的大胆尝试。

   书末附有译者解题

译者玖羽结合能乐剧目,参考多方研究,撰写作品解题。

 

名人推荐

(《卒塔婆小町》是)日本新剧的最高峰之一。——唐纳德·基恩


著者简介

三岛由纪夫(1925—1970),生于东京,本名平冈公威。1947 年从东京大学法学部毕业,进入大藏省任职。翌年9月辞职,开始专事创作。1949 年,长篇小说《假面的自白》出版,确立了三岛由纪夫专业作家的身份。代表作有小说《潮骚》《金阁寺》《镜子之家》《忧国》、“丰饶之海”四部曲,戏剧《近代能乐集》《鹿鸣馆》《萨德侯爵夫人》等。

 

内容简介

《近代能乐集》是三岛由纪夫对传统能乐剧目进行颠覆性改编的戏剧集。作者自幼喜爱能剧,在本书中,他着眼于能剧自由处理时间与空间的手法,大胆尝试将能剧外在的形而上学式主题在现代世界的环境中重现,创造出独特而前卫的舞台世界。相对于以现实主义为信条的现代戏剧,作者进行了大胆的尝试,将古典文学的永恒主题以“现代能剧”的形式展现,使其具有超越国界的普适性,在各国上演时备受好评。

 

简目

1 邯 郸

39 绫 鼓

69 卒塔婆小町

91 葵 上

111 班 女

129 道成寺

153 熊 野

175 弱法师

201 作品解题 / 玖羽

 

正文赏读

葵 上

登场人物

六条康子

若林光

护士

 

          深夜,医院里的一间病房。舞台左侧有大窗。窗帘拉着。葵躺在舞台深处的病床上。舞台的右侧是门。

 

  光 (拎着旅行包,没脱雨衣,被护士领了进来。他是一位美貌的青年。压低声音说道)她睡得还好吧?

护 士 是,睡得很好。

  光 正常说话会把她吵醒吗?

护 士 没关系,服过药了,您的声音稍微大一点也没问题。

  光 (认真地俯视睡着的葵)睡得真安稳啊。

护 士 目前睡得十分安稳。

  光 目前?

护 士 是的,到了半夜……

光 会难受?

护 士 会极度难受。

  光 唔。(俯身看向枕边的患者资料卡)若林葵。十二日晚九时入院啊……这里有能让我睡觉的地方吗?

护 士 (指向舞台右侧里面)请去隔壁房间。

  光 被褥都有吗?

护 士 都有。您现在就要就寝吗?

  光 不,再待一会吧。(坐到椅子上,点起烟)……毕竟是在出差途中接到她发病的消息的。说什么“不是很严重,只是住院了”,都住院了还叫“不是很严重”?是吧?

护 士 您夫人的病经常像这样发作吗?

  光 不是第一次了。可我正在出差办重要的业务,今天早上总算办完了,就急急忙忙地赶了回来。出差在外,担心又深了一层。

护 士 是这样啊。

[桌上的电话铃铃地响了起来。]

  光 (接电话,听着听筒)什么声音都没有啊。

护 士 一到这时间,电话就总是响。

  光 也许是出故障了。不过,病房里要电话干什么呢?

护 士 我们医院的所有病房都有电话。

  光 这对病人有用吗?

护 士 患者会找我们。因为护士的人手不够,当病人有急事的时候,就可以通过内线电话呼叫我们。如果想看书,也可以自己给书店打电话。可以打外线。外线的接线员一天倒三班,二十四小时都在值班。不过,我们是不会给需要绝对静养的患者转接电话的。

  光 内人不算在绝对静养吗?

护 士 这个嘛,患者入睡之后,总是动得很厉害:有时举手,有时嘟囔,有时身体左右扭动。所以很难说是在“绝对静养”。

  光 (生气)你们医院……

护 士 本医院对患者的梦境恕不负责。

[停顿。护士有些坐立不定。]

  光 你怎么坐立不安的?

护 士 才不是因为感受到了您的魅力呢。

  光 (无可奈何地干笑一下)你们医院越来越显得奇怪了。

护 士 您真是位美男子,就像光源氏似的。但我们医院对护士的训练非常严格,我们全都接受过精神分析疗法。这样一来,大家就全都从性的压抑中解放出来了。(举起手)各位!如果有需求,随时都可以得到满足,无论是院长,还是年轻的医生,都懂得这一点。有需求的时候,医生会随时开药的——开“性交”这剂药。大家互相之间再也不用争吵啦!

  光 (赞叹地)嘿……

护 士 所以,其实连分析都不用分析,我们全都明白,您夫人做的各种梦统统来自性的压抑。您完全不用担心,只要分析一下,然后让她解脱出来就行了。既然找到了线索,就可以进行睡眠疗法了。

  光 那,内人现在接受的就是睡眠疗法……

护 士 是的。(依然坐立不定)但我——虽然这么说对患者很失礼——不管是对患者的亲属,还是对来探病的客人,我都一点也无法理解。不是吗?他们全都是被利比多攫住的亡灵。就连那位每天晚上都来探病的奇怪客人也……

  光 每天晚上?到这儿来?探病?

护 士 哎呀,不小心说走嘴啦。从您夫人住院开始,那位客人就每天晚上都来。那位客人还说,不到这么晚的时间,身体就空不出来,让我保守秘密来着。但……

  光 那家伙是男的吗?

护 士 请您放心,是位中年的妇人。长得十分漂亮……她差不多该来了。我每次都在她来的时候回去睡觉。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在她身边的话,就会变得特别郁闷。

  光 是怎样的女人?

护 士 她是一位奢靡的太太。感觉像是大资产阶级家的贵妇;不过,越是资产阶级的家庭,性的压抑就越发强烈……总之,她快来了。(走到舞台左侧,拉开窗帘)……请看啊,还亮着灯的住家几乎已经没有了,只有路灯鲜明地、笔直地排列成两行。现在是爱的时刻。他们互相爱恋、互相战斗、互相憎恨。白天的战斗平息之后,夜晚的战斗又再度开启。那是更加鲜血横流、更加忘我的战斗。告知开战的夜之喇叭已经吹响,女人流血、死去,然后再度复活。事情总是这样,在活着之前,必须要先死一次才行。战斗着的人,无论男女,都在他们的武器上装饰着葬礼的黑纱。他们的旗帜是纯白的,但旗上却揉满了褶子,布满了皱纹,有时还会被鲜血染红。鼓手开始敲鼓,敲的是“心脏”这面鼓。敲的是名誉与侮辱的鼓。即将死亡的人们,为什么会有那么平和的呼吸?他们为什么把自己的伤,把那开着口的致命伤,像荣耀似的展示给人看,就这样死去?有个男人俯卧在泥泞之中,正在咽气。“耻辱”就是那些人的勋章。请看吧,您当然是看不见灯光的;在对面排排耸立的,不是住家,而是墓碑。而且,月光决不会把那花岗岩的表面照得粼粼闪亮,因为那都是些肮脏的、已经腐朽殆尽的坟墓。

……与此相比,我们简直就是天使。我们超然于爱的世界、爱的时刻之外,只是偶尔在床上引发一些化学反应而已。在这个世界上,无论有多少家我们这样的医院,也是不够的——这是院长经常说的话。

……啊呀,来啦,来啦。是一如往常的那辆车啊。银色的大轿车。它总是像飞一样地驶来,在医院门口戛然而止。请看啊。(光走到窗边)它正在立交桥上驶着。每次都会从那边转过来。然后,看,再从那边绕过去……一眨眼的工夫,就到了医院门口。车门开了。我先退下了,祝您晚安。

[护士慌忙穿过舞台右侧的门,退场。停顿。电话铃铃地,一连串轻响不停。停顿。六条康子的怨灵穿过舞台右侧的门登场。她穿着奢华的和服,戴着黑手套。]

光 哦呀,六条女士。

六 条 ……光,有些日子没见了。

光 护士说什么“半夜来探病的客人”,原来是你啊。

六 条 谁说的?

光 ……

六 条 是那个护士吧。真多嘴……我不是来探望她的,只是听说你在出差,就每天晚上替你送束花过来而已。

光 送束花?

六 条 (举起一只戴着手套的手)你看,我什么都没拿吧?我送的花束,是眼睛看不见的花束,是痛苦的花束。这花束,(做出把花插在枕边的样子)像这样插在枕边,花蕾就会开出灰色的花瓣,在它的叶片底下,也会生出无数可怕的荆棘。花朵会放出恶心的气味,这气味会将整个房间充满。这样的话,请看吧,病人的脸,一直都很平稳的这张脸,脸颊就会战栗起来,表情也满溢着恐怖。(用戴着手套的手遮在病人的脸上)表情会变得极其可怕,那是因为葵小姐做了梦。在梦里,她照着镜子,发现自己一直都以为很美的脸变成了皱纹满面。就这样,我用这只手温柔地抚摸她的咽喉,(用手抚摸病人的咽喉)葵小姐就会做上吊的梦。她的脸庞充血,气息截断,手脚痛苦地不断挣扎……

  光 (急忙挡开康子的手)你在对葵做什么?!

六 条 (直起腰来,远远地,温柔地)我在让她痛苦。

  光 不好意思,葵是我内人,请不要做多余的事。请回去吧。

六 条 (越发温柔)我不回去。

  光 你……

六 条 (靠近过来,温柔地拉住光的手)我今晚来,就是为了见你的。

  光 (甩开她的手)你的手冰冷冰冷的。

六 条 那当然啦,因为是血液流不过来的手嘛。

  光 这手套……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