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罗团长+洞熊学校的三个毕业生

  • 编绘 [日]增村博
  • 作者 原 著:宫泽贤治
  • 译者 周龙梅
  • 出版社 后浪丨湖南美术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19-11
  • 定价 68.00元
  • 装帧 精装
  • 开本 1/32
  • 页数 206
  • ISBN 9787535688361


开罗团长+洞熊学校的三个毕业生

カイロ団長+洞熊学校を卒業した三人

后浪出版公司

宫泽贤治憧憬的理想世界vs人们终日埋首的现实人生

现实中的人们,从“洞熊学校”毕业后,就相互攀比,最后成为“成功者”开罗团长,拥有很多雨蛙员工。

宫泽贤治经典童话漫画版首次引进

以动物形象,折射社会中的种种不安现状


编辑推荐

◎日本文学巨匠宫泽贤治的理想国度

宫泽贤治被誉为“日本代表性的国民作家”,短短三十七年生涯,为后人留下了大量经典作品。在日本,他的作品家喻户晓,长期以来被编入日本全国中小学国语课本,是真正的国民级文学大师。在中国,只要对日本文学作品有所涉猎,便一定绕不过宫泽贤治这个名字。

宫泽贤治一生都致力于创造一个无贫穷且充满艺术与梦想的家园,将自己的大半生投入农业改革。而《开罗团长》正是他毕生信念的具象化,开篇第一句话“有一段时间,三十只雨蛙在一起愉快地工作。”蕴含着宫泽贤治对“理想乡”的最大憧憬:工作是要与他人一起,而且是愉快地工作。

 

◎理想VS.现实,漫画名家的另类选择

增村博,《银河铁道之夜》漫画版作者。他的猫版浮世绘在日本广受好评。其作品曾入选“手冢治虫漫画奖”,并曾获得日本漫画家协会大奖。在这本短篇集里,他选择了两篇风格迥然不同的短篇童话。《开罗团长》的结局温馨而美好,黑斑蛙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雨蛙们也不计前嫌,最后互帮互助。而《洞熊学校的三个毕业生》则稍显残酷,三位毕业生不择手段,相互竞争,最后都落得残酷的下场。

如果说《开罗团长》代表着宫泽贤治憧憬的理想社会,那么《洞熊学校的三个毕业生》则体现了宫泽贤治眼中的现实社会,人与人之间缺乏温情,只剩下攀比和争斗。这是时隔10年之后,增村博再次改编宫泽贤治的作品。相比宫泽贤治其他更为知名的短篇,他特意选取了这两篇对比强烈的童话作品,让读者在一本书中,体味不同层次的另类宫泽贤治。

  

漫画中文简体版首次引进,精准还原宫泽贤治的童话世界

这本《开罗团长+洞熊学校的三个毕业生》是国内首次引入宫泽贤治的短篇漫画改编。作为一个以动物专长的漫画作家,增村博选择了宫泽贤治童话中比较少见的完全以动物为主角的两则短篇,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精湛技艺。为了确认宫泽贤治笔下的红长腿蜘蛛的品种,他翻阅了无数资料,还咨询了昆虫学的专家。作品中的主人公,既有着动物自身的鲜明特色,表情和动作又像人一样生动灵活。淋漓尽致地展现了宫泽贤治以动物讽喻人类的故事核心。


著者简介

增村博,日本漫画家。曾以动物形象改编绘制宫泽贤治的多篇童话,代表作为《银河铁道之夜》。其作品曾入选“手冢治虫漫画奖”,并曾获得日本漫画家协会大奖。

宫泽贤治(1896—1933),日本岩手县生人,著名童话作家、诗人,也是农学家和教育家。他的作品幻想宏大,具有极其深刻的象征性,不仅被收录进日本的教科书,也在全世界翻译出版。

 

内容简介

《开罗团长》讲述了一个以德报怨的故事:勤劳工作、积极向上的三十只雨蛙被一只卖洋酒的大个子黑斑蛙半胁迫半欺骗,成为他的开罗团成员,之后黑斑蛙想尽办法奴役雨蛙们,雨蛙不堪其辱……不料在国王的新命令下,黑斑蛙反而成了被奴役的人,这时雨蛙不计前嫌、一起帮助他。故事颂扬了劳动人民善良美好的心灵和互帮互助的淳朴感情。

《洞熊学校的三个毕业生》讲述了一个心术不正最终没有好结局的故事:同为洞熊老师学生的蜘蛛、鼻涕虫和狸猫,在老师“谁最大谁最了不起”的教育下,毕业后想尽各种歪招追逐“了不起”并得逞了一段时间……但最终都走上邪路、不得善终。

  

简目

开罗团长  ……………………………………………………9

洞熊学校的三个毕业生  ……………………………………101

后记  …………………………………………………………197

 

作者后记

寻找红长腿蜘蛛

《洞熊学校的三个毕业生》中的主人公之一是蜘蛛。可是怎么画这只蜘蛛呢?宫泽贤治留下

了以下几条线索:

①红长腿蜘蛛

②胸前用蜘蛛文字写着:なんぺ

③雄蛛结网

④在橡子树上结网,躲在树叶后面。

我首先给宫泽贤治纪念馆打电话,向经常帮我查资料的U 小姐询问,得到的回答是这种蜘蛛的具体种类不明。她一边这么回答我,一边又说:“不过……问问伊哈托布中心,电脑里应该有全部研究文献。比如,可以问问锦先生……”

“锦先生!”这个名字令我震惊。这位叫“锦三郎”的先生,是发现“蜘蛛飞翔”的人,他曾言“蜘蛛乘上秋天大气里的风,在大气圈里飞翔移动”。高中的美术俱乐部里有一个比我高两级的学长叫锦。对,原来锦三郎先生就是锦君的父亲。

我居住的米泽市旁边,赤汤町,是锦君生活的地方。我隐约记得,听人说过“锦君的爸爸是一位很了不起的研究专家,在研究蜘蛛”。我莫名其妙地觉得“锦君人很怪,所以他爸爸也一定是个怪人”。

“嗯,这样一来,就只有通过美术俱乐部的学长跟锦三郎先生联系了。”

脑子里这么想着,但我还是向伊哈托布中心的人再次询问了蜘蛛的文献,回答是没有这类文献。我又查阅《宫泽贤治词汇辞典》的蜘蛛栏目,也没有记载这种蜘蛛的种类。于是,这天夜里,我只好给高中的学长打电话,结果得知,锦三郎先生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啊,是这样。”救命绳断了令人遗憾,既然如此,只好自己去找蜘蛛的书籍和图鉴了。我跑遍了神田的书店,寻找蜘蛛。三省堂、书泉大书店、新宿纪伊国屋。结果我的想法太简单了。

蜘蛛没有人气。换作蝴蝶和甲虫的话,有各种各样的书,还有专门的图鉴,但是蜘蛛却找不到专门的图鉴。翻看厚厚的图鉴,蜘蛛的部分只有几页,最后,就为了几页,我买了三大本图鉴回来,可是哪本都不够详细,而蜘蛛的种类实在是太多了。

广六眼幽灵蛛、白额高脚蛛、悦目金蛛、环脚埃蛛、棒络新妇、云斑丘腹蛛、近亲丘腹蛛、跳蛛、三突花蛛、妩蛛、泉字云斑蛛、斜纹猫蛛、肥胖园蛛、温室希蛛,举不胜举。再来看看宫泽贤治提示的蜘蛛特征吧。

①红长腿蜘蛛

②胸前用蜘蛛文字写着:なんぺ

③雄蛛结网

④在橡子树上结网,躲在树叶后面

作品中屡屡出现①“红长腿蜘蛛”。这个“红”到底是蜘蛛的腿呢?还是蜘蛛的全身呢?

我查阅了三本图鉴,在结网蜘蛛里,没有雌雄蛛都是红腿的种类。但根据图鉴的照片,雄性横纹金蛛的腿和身体呈橘黄色。若是这样看,棒络新妇的雄性,身体也有点显橙色。这就有问题了,这两种蜘蛛,雌雄大小差别甚大。

看棒络新妇的照片,雄蛛只有雌性的1/3 大,横纹金蛛也一样,雌蛛体长20 毫米到25 毫米,而雄蛛只有5 毫米到6 毫米。

宫泽贤治完全没有提及此类大小差异,这引起了我的注意。而且根据文献记载,棒络新妇的雄性根本不结网,而是使用雌蛛结的网。这点与作品中③“雄蛛结网,雌蛛到来”的内容也完全相反。

这种雄蛛到雌蛛结的网上交配的形式,因为文献记录不详细,所以不太清楚,估计其他品种如悦目金蛛大概也是如此吧。

于是,我开始关注肥胖园蛛。身体红色、雌性体长17 毫米至22 毫米,雄性10 毫米至12毫米。根据学研出版社出版的《奥蜜思科学学习图鉴》,“肥胖园蛛多在草原上树木低矮的地方结垂直圆型网,在一边上放几片植物叶子用以筑造秘密家园。腹部彩色,幼蛛体呈黄色,成年后变成红色”。从躯干部分呈红色,放几片植物叶子筑造秘密家园这一点上来看,与④“在橡子树上结网,躲在树叶后面”吻合,但关于栖身地“草原上的低矮树木”这一点又令人不解。作品舞台是“森林边的一棵橡子树”这样高大的树木,在这种高大树木上结网的,应该是棒络新妇和悦目金蛛。

我开始忐忑不安。

喂喂喂。不会是这个宫泽贤治写了一种不可能具备所有条件的蜘蛛,也就是那种“不确切的蜘蛛”吧?或者是虽看到了红腹棒络新妇,但不知雄性极小,也不知雄性去雌性结的网上,而把棒络新妇和大悦目金蛛当成创作的雏型了吧?

我如同要找到举世无敌的完美英雄的弱点一般,心里涌起一阵愉悦的不安。

我的直觉认为,宫泽贤治是把大悦目金蛛和棒络新妇作为“跨越雌雄”的雏型了。在这一作品的原型《蜘蛛和鼻涕虫和狸猫》中,他这样描写蜘蛛:胸前“用蜘蛛文字写着なんぺ”。这为蜘蛛勾勒出鲜明的图案。由此,我想到了在“大悦目金蛛”胸前画上なんぺ。

然而,难道是博学的宫泽贤治没有仔细调查蜘蛛,就创作了作品吗?我带着这一疑问,拜托编辑部询问蜘蛛专家。《洞熊学校的三个毕业生》里登场的蜘蛛到底是什么品种的蜘蛛?宫泽贤治描写它是“红长腿蜘蛛”,即便根据开头的蜘蛛特征①~④来划定范围,“红”到底是指蜘蛛的腿,还是指腹部,依然无法确定。

另外,②蜘蛛文字指蜘蛛胸前的图样。我开始以为是棒络新妇或是悦目金蛛,但根据文献记载,这些种类的习性均为雄性去雌性结的网上,与③矛盾。也可以认为是肥胖园蛛,但从④“栖居地在高大的橡树上”这一点来看,似乎又不对。到底有没有雄性结网吸引雌性的蜘蛛呢?而且岩手有这种蜘蛛生存栖息吗?

我把这些问题写信给编辑部,没过几天,收到了传真回复。我如同在监狱里盼到了远方的来信,偷偷看了一眼,不禁惊叹“啊,厉害厉害”。信上这样写着:

恕简略回复。有关“红长腿蜘蛛”,我们咨询了日本蜘蛛学会会长萱嶋泉先生,得到了如下的答复:

这一作品描写的蜘蛛不存在。

尤其不存在雄性结网、迎接雌性到来的蜘蛛。

生活在岩手县地区,在橡子树上结网,并躲在树枝或树叶后面。满足这些特征的,可以认为是十字园蛛和花岗园蛛。

“红长腿”这一外观比较接近十字园蛛。估计作品中的蜘蛛是以这些品种为原型的。

胸前的图案,大概是指腹部的图案吧?

哦,原来如此。“这篇作品中描写的蜘蛛不存在”!

我心中那种“说不定”的预感得到了证实,宫泽贤治把实际不存在的蜘蛛当作雏型。但更准确的说,我是对于宫泽贤治特有的观察力没能闪闪发光而感到惊奇。

比如,描写出场的狸猫,宫泽贤治的观察力放出了独特的光芒。对于狸猫黑乎乎的脸,表现为“从不洗脸”,对于蜘蛛腹部的图案,他称为“蜘蛛文字”并记为なんぺ。但对蜘蛛,却用了“雄性结网,迎接雌性到来”这种违反蜘蛛习性的行为来表现。

宫泽贤治难道不知道蜘蛛不会采取这些行动吗?一想到这个疑问,我就想到还有一个地方令我不解。那就是蜘蛛雄性和雌性体长的差异。无论是棒络新妇,还是萱嶋先生提示的十字园蛛,雄性都只有雌性的1/2 大小。作品中有雄蛛用蛛丝拽“美丽的母蜘蛛”的场面,如果是宫泽贤治这样观察力敏锐的人,这种场面,不论大小差异有多大,也是很不可思议的。我觉得,这里描写雄蜘蛛从树上拉起身体巨大的雌蜘蛛是一种充满幽默感的描绘。我原以为可能是宫泽贤治不知道雄性蜘蛛来雌性蜘蛛网里的习性,然而宫泽贤治一定不是那么简单的人,我们不能断定他“不知道”。这样看来,还有其他层面值得我们关注。

这一层面就是题目,“洞熊学校的三个毕业生”。虽然故事描写的是蜘蛛、狸猫和鼻涕虫,但不是三只,而是三个(人)。也就是说,从寓言的意义上来看,的确是“雄性结网,雌性来到”的模式。

宫泽贤治一直被认为观察力敏锐,尤其是在蜘蛛的问题上。这次虽然捕捉到了“六只眼睛”,但我还是不能否认缺乏一种目光炯炯的观察气氛。

我感谢了萱嶋先生详细认真的指教,同时开始描绘十字园蛛。先生的指点虽然很详细,可作品中还是有一处令人琢磨不透的表达:“那是一只美丽的母蜘蛛。”

我不由地被这一很随意的词语卡住了。就在我和精通宫泽贤治的编辑说起这一时期关于蜘蛛种类的谜团的時候。

“哎,这不是棒络新妇吗?”Y 编辑猛然冒出一句话。我当初读到这里,心里涌起不安时,在心灵深处出现的蜘蛛名字也是它。这让我深深感到,还是棒络新妇。这种棒络新妇黄色和黑色的漂亮图案,看上去虽然与“红长腿蜘蛛”不吻合,但实际上查看即将产卵时的图片,会发现蜘蛛腹部是红色的。正是这种红腹蜘蛛,让我明白了“漂亮的母蜘蛛”的深刻含义。

一想到女性对于宫泽贤治的意义,或是想到他终生独身的一生,就会觉得,雄蜘蛛拉到自己结网里的原型即使是十字园蛛,从本质上看,也仿佛就是“棒络新妇”。思念触及到宫泽贤治冷静而透彻的目光。

时隔十年,当决定再为宫泽贤治的作品创作漫画时,我第一个选择的作品是《开罗团长》。越是了解宫泽贤治的生涯,越是觉得作品的第一句话意味深长。

“有一段时间,三十只雨蛙在一起愉快地工作。”

这句话里蕴含着宫泽贤治对“理想的劳动场景”的憧憬。工作是要与他人一起,而且是愉快地工作。这是他梦想的。可是现实中的人们,从“洞熊学校”毕业后,就开始与他人竞争,最后成为像成功者开罗团长一样的人,拥有很多雨蛙员工。

不与他人竞争,而是大家一起愉快地劳动。

宫泽贤治晚年这样梦想着,为了推销石灰肥料奔波。

在宫泽贤治操劳后入睡的床边,蜗牛的喇叭对着作者悄声细语:

“不要去憎恨这些可怜又好脾气的人们吧。”

这样的夜晚一次也没有过吗?


正文赏读            

 



宫泽贤治原著改编漫画

01. 银河铁道之夜

02. 开罗团长+洞熊学校的三个毕业生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