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高的素描本

  • 作者 [加]博戈米拉•韦尔什-奥夫恰罗夫(Bogomila Welsh-Ovcharov)
  • 译者 赵倩
  • 出版社 后浪丨湖南美术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19-8
  • 定价 380元
  • 装帧 布面精装
  • 开本 1/8
  • 页数 280
  • ISBN 9787535687920

·高的素描本

Vincent van Gogh : Le Brouillard d’Arles

Carnet retrouvé

后浪出版公司

整个凡·高作品史上极具革命性的发现,权威学者详细论证素描本的真实性,原大收录全部65幅素描,直观感受凡·高阿尔勒岁月的创作历程



编辑推荐

◎凡·高遗失了120多年的遗作重见天日,凡·高作品史上的革命性发现

本书介绍了一本凡·高创作于18881890年间的素描本,其中共有65幅作品,画在一本火车站咖啡馆的日记账簿上。自1890年遗失在阿尔勒之后,这本画稿于2012年被重新发现,被誉为1928年凡·高首版目录出版以来的一个革命性发现。

◎权威学者运用翔实史料论证素描本的真实性

本书作者博戈米拉是享誉全球的艺术史学者,是著名的凡·高研究专家。作者结合凡·高现存的作品和书信以及其他相关文献,从技术、风格、社会和心理等多角度详细分析了每幅素描,从而论证了这本素描手稿的真实性,填补了凡·高在阿尔勒和圣雷米时期没有留存下任何素描画集的空白,也为后续研究铺平了道路。

◎超大开本,原大收录全部65幅素描,完美复刻素描本原貌

为了能让读者直观感受素描本原貌,本书开本按照素描本尺寸定制,原大收录全部65幅作品。此外,作者在论证过程中还收录了凡·高各个时期的众多代表作品,全景展现凡·高一生的创作历程。全球多语言同步出版,目前已有法语、英语、德语等版本。

 

媒体推荐

这本书对凡·高的风格手法做出了引人入胜的呈现,对他的艺术语汇——点迹、短线、曲线、十字排线、图案纹理、碎纸屑般的散点——做出了饶有趣味的介绍,对他精湛的芦苇笔技艺做出了高度颂扬。

——加拿大《环球邮报》

 

著者简介

本书作者博戈米拉韦尔什-奥夫恰罗夫Bogomila Welsh-Ovcharov是加拿大多伦多大学艾琳代尔学院艺术系名誉教授。作为享誉全球的艺术史学家,她策划了两场重要的与凡·高有关的展览,其中包括在安大略美术馆和阿姆斯特丹凡·高美术馆举办的“ 文森特·凡·高与分隔主义的诞生”(Vincent van Gogh and the Birth of Cloisonism),并以直观博识的视角讨论了画家的创作与当代艺术创作之间的联系。此外,她也是1988年奥赛博物馆“凡·高在巴黎”(Van Gogh à Paris)开幕展的特约策展人。1994 年,博戈米拉因其对法国艺术史的贡献而荣获法兰西学术界棕榈叶骑士勋章。她出版了多部著作,也在《英国艺术杂志》(British Art Journal)和《伯林顿杂志》(Burlington Magazine)等学术期刊上发表了大量文章。

2016年,她作为特约策展人参与了安大略美术馆的大型展览“神秘的风景画——从凡·高到埃米丽·卡尔”(Mystical Landscapes: From Van Gogh to Emily Carr2017年在巴黎奥赛博物馆展出),并负责撰写展览图册。这次展览涉及了1920世纪36位艺术名家的90多幅作品。

 

本书前言作者罗纳德·皮克万斯(Ronald Pickvance19302017年)是研究凡·高的资深专家,他撰写过多部关于印象派和后印象派艺术的著作,包括《英国艺术对文森特·凡·高的影响》(English Influences on Vincent van Gogh)、《阿尔勒时期的凡·高》(Van Gogh in Arles)、《圣雷米和奥维尔时期的凡·高》(Van Gogh in Saint-Rémy and Auvers)、《高更与阿旺桥画派》(Gauguin and the School of Pont-Aven)、《马奈》(Manet)、《德加》(Degas)等。他曾与多个机构合作策划凡·高作品展,如瑞士马蒂尼的加纳达基金会、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和芝加哥艺术博物馆等。

 

译者简介

赵倩,1992年生,南京大学法语系在读博士生,已出版译著《看一眼就知道》科普系列丛书、小说《另一个爱人》。

 

内容简介

咖啡馆的老账簿如何成了凡·高的素描本?18885月至18905月,凡·高在法国普罗旺斯度过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两年。在这里,他结识了阿尔勒火车站咖啡馆的老板——吉努夫妇,后者送给画家一本旧式商业账簿作为礼物。凡·高一直把它带在身边,画风景,画速写,甚至还为友人和自己作了肖像。通过这本素描,我们得以进一步了解画家生前最后几个月的创作才思,直至他北上奥维尔,结束自己悲剧性的一生。

这本素描具有极高的史学和美学价值,它在被世人遗忘了120多年后,如今几乎毫发无损地重返公众视野,成为亟待发掘的宝藏。作者博戈米拉旁征博引,追本溯源,将账簿的来历与波折为读者娓娓道来。同时,作为资深的艺术史学者,她还对素描做出了系统深入的分析,还原了艺术家在阿尔勒和圣雷米期间的真实创作经历。

凡·高素描本的秘密首度在本书中揭晓,让我们跟随作者尽情享受这场探秘之旅吧。


目录

前 言     7

 

绪 论    9

 

第一章 凡·高的素描本:“日记账簿”   13

 

第二章 “阿尔勒—苏莱—火车站咖啡馆”记事本:

189058日至718     33

 

第三章 “日记账簿”: 画中的故事     55

 

“日记账簿”: 遗失在阿尔勒的素描本    65

 

素描解析    199

 

大事年表     266

 

作品目录     272

 

编者后记     274

 

参考书目     276

 

图片来源     278

 

附录: 专有名词译名对照    279

 

前言

真正的艺术史学家,都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发掘出自己钟爱的艺术家所不为人知的一面,以及那些散佚于世的不朽作品。倘若这一天真能到来,他将获得无上满足。

这就是19708月在我身上发生的事情,那时我和妻子吉娜正在荷兰追随凡·高的生平足迹。在海牙、阿姆斯特丹和奥特洛停留了几周之后,我们决定以纽南两日游结束这次探索之旅,然后计划周日离开荷兰,驱车前往法国的奥维尔小镇。我还打算中途停靠图尔奈博物馆简单逛逛,在那里仔细端详一下马奈的两幅名画—作于1874 年的《阿让特伊》(Argenteuil)和1879年的《拉图耶神父餐厅》(Chez le père Lathuille)。就在这时,我发现了一幅素描,画的似乎是法国南部小镇蒙马茹尔,画上有很小的“文森特”(Vincent)的签名,而这个笔迹只可能出自凡·高之手。

那时我并没有深究这个问题。然而13年后,在为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准备展览“阿尔勒的凡·高”时,我决定重回图尔奈察看这幅素描。此行不虚:画面中的确是蒙马茹尔小镇,画纸为沃特曼纸,上面还有“J. 沃特曼,特基造纸厂,1879年”(J. WHATMAN TURKEY MILL 1879)的水印,尺寸为48cm×60cm。从各个方面(技法、纸张、风格)来看,这幅素描和我们已知的凡·高作于18887月初的四幅蒙马茹尔主题的素描都非常相似。况且,在写给弟弟提奥的几封信中,凡·高也明确提到过这一类型的素描共有“五幅”。不过,雅各布—巴尔特·德·拉法耶(Jacob-Baart de la Faille)精心整理的凡·高作品目录中只统计了四幅。因此,图尔奈的素描就是第五幅,也就是“遗失”的那一幅。确定这幅素描的出处并不难,它是1891年布鲁塞尔“二十人小组”(Les XX)沙龙上展出的七幅素描之一,被比利时大收藏家亨利·范库特塞姆(Henri Van Cutsem)买下,后者遂将其赠予图尔奈博物馆。这座由维克多·奥尔塔(Victor Horta)设计建造的博物馆于1928年开馆,然而没有任何研究凡·高的专家见过这幅素描的踪迹。继1891年之后,它首次作为凡·高的真迹展出就是1984年在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由我组织的凡·高展上,当时题为《橄榄树,蒙马茹尔》(Olive Trees, Montmajour)。这一标题并不确切。实际上,这幅素描在1891年的展览上被命名为“橄榄树”,是从未去过普罗旺斯的北方人所犯的一个错误:这些树其实是蒙马茹尔特有的在岩层露头中生长的营养不良的橡树。

在对凡·高生平和作品近60年的研究之中,这是我仅有的一次发现。而现在我要介绍的是整个凡·高作品史上最具革命性的发现:不是1幅画,也不是10幅画,更不是50幅,而是整整一本,共65幅素描!1989年,即凡·高百年忌辰的前一年,我在为画家的作品目录撰稿时,遗憾地发现竟然没有任何阿尔勒时期和圣雷米时期的素描本留存下来,没想到如今这一空白竟以这种空前的方式得到了填补。尽管这个素描本的来历有些出乎意料,但从时间上判断,其中的画作可以追溯到1888年的5月到9月。那段时间,凡·高就住在约瑟夫·吉努(Joseph Ginoux)和玛丽·吉努(Marie Ginoux)夫妇经营的阿尔勒火车站咖啡馆(Café de la Gare)里。这并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素描本,因为凡·高将65幅作品画在了一本“日记账簿”上,即火车站咖啡馆的专用账簿。我的老朋友博戈米拉·韦尔什—奥夫恰罗夫对此展开了孜孜不倦的查考,有理有据地论证了素描的出处,指出了纸张不同寻常的尺寸(这个开本明显偏长,不存在于任何凡·高在阿尔勒和圣雷米时期使用过的画纸之列),同时还编录了素描画纸上独特的水印(参见第三章,第57页)。

这一发现不仅让我们对凡·高在绘画主题和动机的选择上有了全新的理解,还让我们知晓了画家采用的多种多样的造型手法。比如,素描本中共有十幅肖像画,其中两幅向我们呈现了他的同行—保罗·高更(BW25)和欧仁·博赫(BW24)“不为人知”的一面,因为画面中两位艺术家的形象与我们此前熟知的那些油画肖像大不相同。还有两幅咖啡馆老板吉努先生的正面肖像(BW2728),画面中熟悉的姿势与凡·高为他所作的油画肖像中的造型如出一辙。十幅肖像素描中最引人注目的当属吉努夫人像,画面中主人公的姿态与凡·高在其他已知作品中对她的描绘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此外还有一幅《日本姑娘》(BW18)—画中的她依旧是一贯的坐姿,以及一幅自画像(BW15)—与其他版本的自画像相比,这幅素描中凡·高对自己的审视也有了新的变化。最后,在圣雷米完成的两张人物素描为这一肖像系列画下了句点:一幅描绘的是戴软呢帽的夏尔·埃尔泽阿·特拉比克(BW49),另一幅则是让—弗朗索瓦·普莱的面部速写(BW16)。风景素描中出现了许多我们耳熟能详的主题,例如三幅阿尔勒黄房子的素描(BW1921),两幅滨海圣玛丽的船只素描(BW34),以及三幅圣雷米疗养院的速写(BW31BW5152)。然而,某些题材又呈现出耐人寻味的变化。比如拉马丁广场花园里的球形侧柏和垂枝树(BW12),这是凡·高在1888年的油画和素描作品中经常描绘的主题元素。其他常见的题材,如蒙马茹尔(BW1314)和拉克罗(BW5)的风光,则是以崭新的方式和新颖的视角呈现出来。在这些素描中,凡·高成功地捕捉到了普罗旺斯变幻莫测的风景。

不可思议的奇遇还在圣雷米继续。是的,这些素描作品为我们带来了诸多启示,而最令人震惊的一组创作当属在疗养院周边完成的系列风景画。尽管一些素描与我们熟知的油画作品在题材上有一定的可比性,但大多数作品揭示出来的特点可谓前所未闻,这正表明这本素描集的内容在本质上是独立的创作。圣雷米的作品中最引人注目的大概是八幅以丝柏树为主题的素描(BW3845),我们不妨称之为“丝柏树系列”。

素描本中有两页可以说完美地总结了凡·高在普罗旺斯的创作历程。其中一幅描绘了拉克罗地区特有的芦苇(BW22)。凡·高在那里写生的时候,时常会割下一些芦苇,把它们磨尖,做成得心应手的芦苇笔。芦苇笔画出的线条流畅且富于表现力,与其他素描中极细的笔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另一幅则是向日葵花田的素描。画面的后景中,是一轮光芒万丈的灼灼烈日(BW47)。

我想说的就是这些。现在,亲爱的博戈米拉,我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拜读您对这一重大发现的高见与深思了。

罗纳德·皮克万斯


 

正文赏读

后浪出版公司

相关图书

《这就是凡高》

乔治·罗达姆 施洛瓦·哈拉西莫维奇 丨吴啸雷 译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