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击与回应

  • 作者 [美]费正清、邓嗣禹
  • 译者 陈少卿
  • 出版社 后浪丨民主与建设出版社
  • 出版时间 2019-8
  • 定价 72.00元
  • 装帧 精装
  • 开本 1/16
  • 页数 376
  • ISBN 9787513922470

冲击与回应

从历史文献看近代中国

 后浪出版公司

费正清主编并撰写导论

中国近代思想领域的文献汇编与评论的完美结合


编辑推荐

费正清提出的“冲击-回应”理论,影响了20世纪后半叶的海内外关于近代中国的研究。本书将中国近代重要的历史文献组织在“冲击-回应”的理论框架下,将原本零散的史料整合起来,探讨了在西方挑战的刺激下,中国长久稳定的意识形态和知识阶层做出了怎样的回应。

现代读史更多的是接受学者们的研究成果,如果可以直接接触第一手的原始史料,每个人又会看到怎样不同的历史面向呢?这本史料与评论的汇编是我们的尝试。

推荐语

如何认识西方是近代中国的思想主题︒一部中国近代思想史从最根本的意义上来说就是中国对西方的认识由表及里︑从浅到深的历史发展过程︒本书为我们理解这一历史过程提供了基本文献和入门初阶︒

——欧阳哲生,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这是一本引人入胜︑非常重要的作品︒我们甚至无法以三言两语概括本书所呈现史料的珍贵性︒作者在介绍本书的写作背景时对这部作品做了精彩勾勒︐他们对近代中国思想家的评论极具启发性︒

——《美国历史评论》

对于那些喜爱思想史的人来说︐本书是对将近一个世纪的中国思想领域的文献的汇编及评论的完美结合︒作者将学界的研究成果精炼成为一种有意义的模式︒

——《美国政治与社会科学院年鉴》

著者简介

费正清(John K. Fairbank, 1907—1991)

著名历史学家,哈佛大学终身教授、东亚研究中心创始人。

邓嗣禹(1905—1988)

湖南常宁人,著名历史学家、汉学家。

译者简介

    陈少卿

河南开封人,北京大学历史学系博士生,主攻中国近现代思想文化史。

内容简介

本书在“冲击-回应”模式的框架下,试图分析中国近代历史上一条重要的线索:面对西方的强势扩张,中国精英阶层如何理解这个陌生的文明,以及如何存续本国的文化、政治和社会体制。本书通过选取近代历史文献中的部分核心史料和经典篇章,全景式地展现了近代中国几代先锋人物对现代化道路的探索。


目  录

1979 年版前言

致 谢

第一部分  问题和背景

第1章 导 论

第2章 中国思想传统的若干因素

(一)几位清代早期的“民族主义”思想家

(二)耶稣会的早期影响

(三)清廷对西洋人的态度

第二部分  承认学习西方的必要性 1839—1860

第3章 林则徐应对英国之策

第4章 抚夷之策

第5章 自强说的滥觞

(一)恭亲王与总理衙门

(二)冯桂芬其人其书

(三)太平天国对现代化的兴趣

第三部分  对西方技术的渴望 1861—1870

第6章 曾国藩对西洋人和西洋机器的态度

第7章 李鸿章与西式武器的应用

第8章 同文馆的创设

第9章 左宗棠与福州船政局

第四部分  自强运动 1871—1896

第10章 权力问题:人事与制度

(一)李鸿章及其僚属

(二)皇太后的声威

第11章 派遣留学生

(一)留美幼童

(二)留欧学生

第12章 外交使团

第13章 自强运动的问题

(一)“官督商办”制度

(二)铁路之争

第14章 积极外交政策的尝试

(一)建设现代海军

(二)自强的失败

(三)联俄

第五部分  1900 年开始的改革运动

第15章 维新派

(一)传教士的影响

(二)早期维新派

第16章 康有为及“康党”

第17章 张之洞的改革计划

第18章 1898 年的失败

(一)朝廷与皇帝

(二)反变法的保守思想

第19章 义和团

第六部分  改良与革命 1901—1912

第20章 保守主义的改革运动

(一)拳乱之后的新政

(二)教育改革

(三)立宪

(四)袁世凯与新军

第21章 经济发展

第22章 梁启超与民族主义

第23章 孙中山早年的革命方略

第七部分 意识形态潮流与五四运动 1912—1923

第24章 寻找新主义

(一)异彩纷呈的新思想

(二)蔡元培与教育自由

第25章 早期马克思主义者

第26章 胡适与中国的实用主义

第27章 孙中山调整革命的方向

第28章 梁启超对中国进步的回顾

卷后语

出版后记

选文目录 

选文1 林则徐对维多利亚女王的道德忠告(1839年)

选文2 林则徐承认西洋武器的优长(1842年)

选文3 魏源《筹海篇》(1842年)

选文4 广东义民斥告英人说贴(1841年)

选文5 耆英“驭夷”的手段(1844年)

选文6 徐继畬接受西方地理知识(1848年)

选文7 新外交方针(1861年1月)

选文8 《采西学议》

选文9 《制洋器议》

选文10 《善驭夷议》

选文11 洪仁玕的建议

选文12 曾国藩致李鸿章书信选(1862年)

选文13 筹办江南机器制造局(1863年)

选文14 曾国藩对修约的思考(1867年)

选文15 李鸿章致书曾国藩论常胜军(1863年)

选文16 李鸿章采用西洋火器之议(1863年6月)

选文17 总理衙门论中国国防方略的奏折(1863年6月)

选文18 李鸿章对同文馆的支持(1863年)

选文19 倭仁的反西学言论(1867年)

选文20 总理衙门对倭仁的反驳(1867年)

选文21 左宗棠设局试造轮船之议(1866年)

选文22 文祥对大患的警告(1874年)

选文23 曾国藩和李鸿章的建议(1871年)

选文24 李鸿章关于终止幼童留美的信札(1880—1881)

选文25 马建忠汇报留法学业(1877年)

选文26 恭亲王初识国际法(1864年)

选文27 郭嵩焘的伦敦来信(1877年)

选文28 曾纪泽觐见慈禧太后的记录(1878年)

选文29 李鸿章力主自造蒸汽船(1872年)

选文30 郑观应对官督商办的批评(约1892年)

选文31 沈葆桢买断吴淞铁路(1876年)

选文32 薛福成倡建铁路(1878年)

选文33 郭嵩焘以主战政策为无用(1884年)

选文34 张佩纶的奏议(1884年)

选文35 李鸿章和伊藤博文的谈话(1895年)

选文36 刘坤一的密折(1895年7月)

选文37 张之洞的密片(1895年8月)

选文38 中俄密约文本(1896年)

选文39 王韬的文章

选文40 薛福成的文章

选文41 康有为《强学会序》(1895年)

选文42 梁启超论变法(1896年)

选文43 谭嗣同论全盘西化

选文44 汪康年论民权

选文45 张之洞《劝学篇》节选

选文46 康有为同光绪帝的对话(1898年6月)

选文47 伊藤博文同光绪帝的对话(1898年9月)

选文48 拳民告示

选文49 反义和团的殉难者(1900年)

选文50 《江楚会奏变法三折》(1901年)

选文51 袁世凯、张之洞奏请递减科举折

选文52 外国宪政考察报告(1906年)

选文53 盛宣怀论现代银行(1896年)

选文54 张謇的经济观

选文55 梁启超《新民说》

选文56 《同盟会宣言》(1905年)

选文57 蔡元培《对于教育方针之意见》(1912年)

选文58 蔡元培治理北京大学的方针(1919年)

选文59 陈独秀《敬告青年》(1915年)

选文60 李大钊《Bolshevism的胜利》(1918年11月5日)

选文61 陈独秀论历史唯物主义(1923年)

选文62 胡适《新思潮的意义》(1919年)

选文63 胡适论文学革命(1922年)

选文64 孙中山的知行说(1919年)

选文65 孙中山效法俄国政党制度(1923年)

选文66 梁启超对中国进步的回顾(1873—1922)

前 言 

 

同20多年前本书刚出版时相比,相关主题的文献已经扩充数倍。北京、上海和台北出版了大量的史料和专著,“中央研究院”近代史研究所的一系列研究尤其引人注目。此外,大量日文、西文(尤其是英文)的研究成果也层出不穷。这个主题的文献目录已经今非昔比了。

但是,这个主题本身(包括中国学习西方技术以应对自身紧迫问题的需求)并没有被扔进历史的垃圾堆,反而焕发出新的生机。如今我们依然需要历史的视角,因为今日中国的现代化蓝图在许多方面同百年前的自强运动如出一辙。从这种比较来看,本书仍是这个影响深远的时代(1839—1923)最具代表性的文献选集,本书关注的人物和文献仍具有头等的重要性。

这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近几十年中国轰轰烈烈的社会革命在1923年之后才崭露头角。再大胆些讲,激进的新思潮从1923年起逐渐壮大,以新思潮为指导的新的文献编纂标准建立了起来,但这一新标准并未使本书收录的文献过时。例如,民间信仰的历史、农民抗争的历史、妇女解放的历史、现代白话文学的历史、中国法律的历史以及海外华人的历史,都从尘封的记录中被发掘出来,并被摆上了研究的前沿。我们通过再编一套文献选集来反映史学研究的新进展,这种补充使得近代中国的广阔图景变得更加完整,但不会让本书的材料显得没用或者无关紧要。

正如敏锐的批评家们所指出的,“中国回应西方”的概念意味着对“刺激(或挑战)/回应”观点的接受。阿诺德·汤因比(Arnold Toynbee)在其12卷的《历史研究》(1934—1961)中使这一生物社会学概念广为人知;这一观点似乎低估了中国自身的传统和创造力—似乎中国人只能被动接受外来影响,他们积极地投身变革也只是为外来影响所驱动。我们承认,“刺激/回应”概念确有其局限,因为“刺激”和“挑战”是暧昧而模糊的表述,它们既可以表示主观感受到的刺激,也可以表示自觉认识到的挑战,甚至可以表示客观条件的变化—以历史学家的后见之明看来,似乎它在“刺激”或“挑战”。

如果您稍微翻过本书的内容就会发现,我们一开始就提出:“‘刺激’(或‘冲击’)和‘回应’的表述并不严谨。我们斗胆假设‘西方冲击’曾发生在前,仅仅是因为我们所谓的‘中国回应’的行为发生在后。这种‘中国回应’正是我们要研究的,但它显然是中国整体行为的一个部分。换言之,‘西方冲击’仅仅是中国多样图景中的元素之一。要解读这种回应是困难的,我们必须把它放在中国的总体历史中考察。”所以,我们在编写本书时,将“中国思想传统的若干因素”作为首要的主题。

本书收尾于中国人初步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的1923年。但是,外来影响(来自苏联、日本、美国以及其他国家)继续影响着中国历史。历史学家的解释任务与日俱增。我们仍然必须研究中国人对外部世界的观念及其应对方法,但这只是近代中国伟大革命的线索之一。

埋头于这个领域的中文史料的研究者需要许多学术工具,如引用注释、史料指南和出版物的文献目录,以及本书中出现的英汉姓名和术语对照表。这些工具在本书的姊妹篇《〈冲击与回应〉研究指南》(哈佛大学出版社,1954,以下简称《研究指南》)中应有尽有。

如果本书在今天还有些用处的话,那是由于它的成书不仅靠着两位主要编者的努力,还凝结着致谢中提到的房兆楹、孙任以都等其他30多位学者的汗水。他们在一个相当狭小且同质化的领域里,共同代表着当时的汉学研究水准。最初在1950年传阅的版本是一份篇幅巨大的稿本,得到了太平洋国际学会和洛克菲勒基金会人文学部的支持。所幸的是,太平洋国际学会未被20世纪50年代初的麦卡锡狂热所断送,而当时洛克菲勒基金会在美国提倡和鼓励中国研究已经有20年了。此番对1961年版进行重印,或许可以看作对三个人的远见的致敬,他们是太平洋国际学会的威廉·L. 霍兰德(William L. Holland)、洛克菲勒基金会的大卫·H.史蒂文斯(David H. Stevens)和美国学术团体协会(ACLS)的莫蒂默·格雷福斯(Mortimer Graves)。土生土长的美国学者还会说,本书是美国汉学深深受惠于华人学者的又一例证。

 

费正清 邓嗣禹

1979年3月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