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光晕中的电影

◆著者简介◆———————————————————————

达德利•安德鲁(Dudley Andrew),美国著名电影理论家,美国艺术与科学研究院委员,耶鲁大学电影中心创建者,谢尔顿•罗斯荣誉教授。获法国文化部授予的法国文化艺术勋章、美国电影与传媒研究会授予的“杰出终生事业成就奖”,著有《主要电影理论》(The Major Film Theories)、《电影理论概论》(Concepts of Film Theory)、《巴赞传》(André Bazin)、《悔恨的迷雾:法国古典电影的文化和敏感性》(Mists of Regret: Culture and Sensibility in Classic French Film)等15本著作,最新力作为《电影是什么!》(What Cinema Is!)、《打开巴赞》(Opening Bazin)。

◆ 译者简介◆———————————————————————

徐怀静,原名徐静,四川泸州人,教授,英语语言文学专业,上外学士、北外硕士、北师大博士、耶鲁博士后。著有《悬崖上的舞蹈》、《铁背心》、《抒情与现实的颜色》。在Film Criticism、《读书》、《书城》等杂志发表了四十多篇学术论文,主持国家社科基金“英语语言文学的影响力及电影改编”。

◆ 内容简介◆——————————————————————

作者精挑细选了近十部挑战观众认知模式、超越标准电影系统与规范的艺术电影,如大卫•格里菲斯的《凋谢的花朵》、劳伦斯•奥利弗的《亨利五世》、茂瑙的《日出》、罗贝尔•布莱松的《乡村牧师日记》等,赋予这些电影文本与电影理论同等重要的地位,并对它们作出了精彩的阐释,指出其电影语言与众不同的“特异性”。本书是对电影进行精细解读的典范,也是电影理论与电影批评的互动为了此次的中文版,作者修订了部分文章,并特别增加了一篇分析贾樟柯影片《世界》的评论文章。

◆上架建议◆——————————————————————

电影、艺术教材、大众读物

◆读者定位◆——————————————————————

本书针对影视专业的教师和学生、影视工作者、电影爱好者。

◆目 录◆——————————————————————

致中国读者

译者序 艺术电影与精英批评

前言

第一章 绪论:艺术电影和阐释的工作

第二章《凋谢的花朵》:脆弱的文本以及具有受虐倾向的市场

第三章《日出》的转动与回归

第四章 一部极具感染力的影片中的狂热:《驳船亚特兰大号》和自发性的美学

第五章 体制中的众多不协调:好莱坞电影《约翰·多伊》

第六章 法国优质乐团演奏的《田园交响乐》

第七章 个人随笔:围绕《乡村牧师日记》谈文学改编边界的难题

第八章《亨利五世》中的现实主义、修辞与历史上的绘画作品

第九章 艺术的回声:奥逊·威尔斯遥远的声音

第十章 沟口健二后期电影中之于认同感的偏爱

第十一章《世界》中的缺席

第十二章 结语:电影的工作和阐释的艺术

原著索引

出版后记 遗留的迷雾

◆ 引 言◆————————————————————————————————————

波德莱尔写道:“戏剧是水晶枝形吊灯。”这个光辉夺目、复杂和环形的人造水晶体把四周的光芒折射到它的中心,使我们沉浸在它那神奇的光环之中,倘若我们要用另一个象征与之对立,就可以说,电影是女领座员拿着的小手电筒,那摇曳的灯光像闪烁不定的彗星,划过我们醒着做梦的黑夜:那是银幕周围向四面扩展的漫无边际的空间。

——安德烈·巴赞(André Bazin),《戏剧与电影Ⅱ》(“Theater and CinemaⅡ”)

在机械复制时代凋零的,正是艺术作品的光晕……在伟大的历史影片中,这一现象最为明显,而且扩展到新的领域。阿贝尔·冈斯(Abel Gance)曾在1927年热情满怀地宣称:“莎士比亚、伦勃朗、贝多芬都将被搬上银幕……所有的传说、所有的神话和志怪故事、所有宗教的创建者以及宗教本身……都期待着他们在水银灯下的复活,而主人公们则在墓门前你推我搡。”大概并非有意,但阿贝尔·冈斯却发出了清算文化遗产之传统价值的呼吁声。

——瓦尔特·本雅明(Walter Benjamin),《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The work of Art in the Age of Mechanical Reproduction”)

◆ 致中国读者◆———————————————————————————————————

25年前,我无比兴奋和投入地写成的《艺术光晕中的电影》,如今能为中国读者所阅读,实在让我激动不已,感激不尽。首先,我要向徐怀静致以深深的谢意,感谢她为翻译这本书所付出的心血,同时感谢她对这本书持有的信心。她一直坚信,我的这本书对电影、对艺术感知,乃至对艺术评论均有着特别的思考和观点。她也相信,这些感觉是具有普遍性的。如果这些电影在20世纪80年代撼动了身处西方世界的我,那么,它们仍然能够带给2011年亚洲的读者相似的感受。而对于此点,我本人也深信不疑。时隔数年,我重新阅读了自己的文本,这让我有机会对最初的创作加以修正和补充,同时,我完成了本书末章“世界”的创作。很幸运的是,我和我的译者在本书的整个翻译过程中一直保持着邮件往来,我能阐明书中那些难以理解的概念,有时甚至重新思考那些观点。感谢徐怀静在整个过程中坚韧不拔地对我提出所有问题。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原著和此本中文译著之间有时会存在些许的细微差异。

判断这本书及其译文成功与否,标准只有一个:中国读者在感受到我在本书中所表达的强烈热情后,是否愿意去探寻那些能带给我如此激情的影片,即那些持续散发着“艺术光晕”的电影作品。优秀的电影作品带给人们的感觉是不分语种的,中文也好,英文也罢,它会让我们所有人都想去倾诉、书写我们的感受和这些作品的意蕴。

达德利·安德鲁

2011年5月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