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首页 > 图书 > 图像小说 > 文学
  1. 追寻逝去的时光 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
  2. 追寻逝去的时光 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

追寻逝去的时光 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

  • 作者马塞尔·普鲁斯特
  • 绘图斯泰凡·厄埃
  • 译者周克希
  • 出版社湖南美术出版社
  • 出版时间2018年1月
  • 定价160.00元
  • 装帧精装
  • 开本1/16
  • 页数224
  • ISBN9787535681942
  • 去有赞购买去天猫购买

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A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 Tome 1Du Côté de chez Swann 《追忆逝水年华》图像小说带你一口气读完普鲁斯特周克希经典译本程抱一推荐     著   者:[法]马塞尔·普鲁斯特 原著 [法]斯泰凡·厄埃 绘 &n

  1. 详细信息

追寻逝去的时光立体封不带腰封100.jpg

追寻逝去的时光

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

A la Recherche du Temps Perdu Tome 1

Du Côté de chez Swann

 


追忆逝水年华图像小说

带你一口气读完普鲁斯特

周克希经典译本

程抱一推荐

 

 

 

 

 

著   者:[法]马塞尔·普鲁斯特 原著 [法]斯泰凡·厄埃 绘   

译   者:周克希                                    字  数:90千

书   号:978-7-5356-8194-2                       页  数:224           

出   版:湖南美术出版社                            印  张:14 

尺   寸:215毫米×285毫米                         开  本:1/16

版   次:2018年1月第1版                        装  帧:精装

印   次:2018年1月第1次印刷                    定  价:160.00元

正文语种:中文                                      出版者国别: 中国

正文用纸:128g哑粉                        中图分类号:J238.2

汉语词表主题词:艺术

 

编辑推荐

◎ 打开普鲁斯特的正确方式是漫画:一口气读完《追寻逝去的时光》机会来了。

◎ 周克希经典译本,法兰西院士程抱一推荐

◎ 普鲁斯特是可以被改编的吗前半生出入社交名利场,后半生缠绵病榻长期遭受慢性失眠症的折磨,他用这些漫漫长夜追忆逝水年华。一部《追寻逝去的时光》卷帙浩繁、文气绵密句法精微,洋洋数百万写尽了爱的萌生式微尽了名利场中纸醉金迷趋炎附势是“一战”爆发19世纪法国上流社会和上流社会芸芸众生相一幅长卷。这样一部复杂、丰饶扑朔迷离文本进入难,出去更难:如何将它改编成漫画?

◎ 斯泰凡·厄埃了满分卷:他正职是广告公司总裁并非科班出身的漫画家,却出于对这部小说的热爱,揽下“改编普鲁斯特”这个西西弗斯式的任务。伏案十年,将绵密文字抽丝拨茧,一一落实到图像叙事,水落石出,脉络显现,不失其精髓,就好比“将一部巨型交响乐改写成一首钢琴协奏曲”

◎ 于极简处见繁华:厄埃的改编野心勃勃虚怀若谷,满怀敬意。对这部小说了若指掌的他,文本取舍极具匠心不取则已,取一字增删画风传承延续丁丁历险记》经典清线派风格十九世纪法国风土人情跃然纸上。

◎ 人生太短,普鲁斯太长:普鲁斯特的“难”与他名气齐名。将文本图像化的尝试,看作普鲁斯特“民主化”的尝试,为读者指明了一条进入普鲁斯特文本的捷径。不管是将小说烂熟于心的人,徘徊门外犹豫不前的人,还是从来没有机会读完过它的人这部漫画都为你打开一扇通往普鲁斯特天地的大门

 

 

 

媒体推荐

文字与画面相得益彰,清线派画风继承了《丁丁历险记》传统,要改编普鲁斯特非此则不能普鲁斯特被托付到厄埃手中,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情啊:他的改编尺度,增一分则太过,减一分则不足,真是“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当厄埃悄然退居幕后的时候,普鲁斯特也就现身了。

—— 《费加罗报》

“……我享受了一番妥帖达意,甚至巧遇故知的情趣;庆幸中国读者从此得以进入普鲁斯特天地,尽情徜徉其间矣!”

——法兰西学院院士程抱一(François Cheng)推荐

 

普鲁斯特的文体,自有一种独特的美。那些看似‘臃肿冗长’的长句,在他笔下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异常精彩的。因为他确实有那么些纷至沓来、极为丰赡的思想要表达,确实有那么些错综复杂、相当微妙的关系和因由要交待,而这一切,他又是写得那么从容,那么美妙……犹如一棵树分出好些枝桠,枝桠上长出许多枝条,枝条上又结出繁茂的叶片和花朵。

——本书译者周克希

 

感谢普鲁斯特和厄埃,让我们得以一睹昔日法兰西之美:家庭聚餐、玄关处铺地的彩砖、老式木地板、花园铁门挂的铃铛、桌铃……无比妥帖的乡愁。

—— 法国亚马逊读者评论

 

 

著者简介

斯泰凡·厄埃(Stéphane Heuet), 生于1957 年,曾任广告公司总裁,现为专职漫画家,热爱航海运动。出于对《追寻逝去的时光》普鲁斯特的热爱,他发愿要将这部小说改编成漫画。出版后获得读者和媒体好评,被翻译成多种语言。

 

译者简介

周克希,在复旦大学数学系学习五年。毕业后,在华东师大数学系任教二十八年,其间曾去法国巴黎高师进修黎曼几何两年,回国后任副教授。后改行调至译文出版社从事文学编辑工作,任编审。

翻译的文学作品有《追寻逝去的时光》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第二卷(《在少女花影下》)、第五卷(《女囚》)、《包法利夫人》《小王子》《基督山伯爵》《三剑客》《不朽者》《王家大道》《古老的法兰西》《格勒尼埃中短篇小说集》《幽灵的生活》《生活三部曲》《侠盗亚森·罗平》《福尔摩斯探案选(中英对照版)》等。著有随笔集《译边草》《译之痕》《草色遥看集》。

 

 

内容简介

这部漫画是在马塞尔·普鲁斯特的著名小说《追寻逝去的时光》基础上改编而成,对话与旁白均摘自小说原文,无一字增删。原著小说共分七卷,讲了叙述者的童年记忆、出入上流社会的经历、友谊、爱情和回忆。它讲了上流社会和半上流社会的浮华和众生相,精确地描述了“一战”前夕法国的社会、经济与阶层。

漫画的第一卷乃是根据小说的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改编而成,讲述了作者对童年居所贡布雷和家庭密友斯万先生的记忆,以及斯万和奥黛特之间的爱情萌发式微。

 

斯泰凡·厄埃先生画得很慢,他显然服膺“慢工出细活”的信条。在他的画笔下,《追寻逝去的时光》中的人物、场景、风光都生动感人地展现在我们眼前。我去过伊利埃——贡布雷的原型小镇,看到厄埃先生画得那么细腻的圣伊莱尔教堂、莱奥妮姑妈家的房间和花园里的铁条桌,以及小镇周围的景色,都感到格外亲切。

《追寻逝去的时光》共分七卷。其中的第一卷《去斯万家那边》包括“贡布雷”、“斯万的爱情”和“地方与地名:地名”三个部分。第二卷包括“在斯万夫人身旁”和“地方与地名:地方”两个部分。厄埃先生从上世纪末着手编绘《追寻》漫画本,完成第一卷的“贡布雷”和第二卷的“地方与地名:地方”这两部分后,出了一个版本。那就是2006 年人民文学出版社版漫画本《追寻逝去的时光》的翻译蓝本。

眼下的这个译本,相当于厄埃先生迄今为止完成的全部工作,其中包括了除“在斯万夫人身旁”之外的前两卷所有内容。也就是说,整部七卷本的小说,尚剩五卷有待厄埃先生继续改编绘图、细细打磨。

 

《追寻逝去的时光》作为七卷本的长篇小说,它的长是毋庸置疑的。那么它是否冗长呢?这就是个见仁见智的问题了。作为一个译者,我的感受是“译前觉是,译后觉非”。翻译是最精细的阅读,我在第一卷译序中写过这种“觉非”的感受:“每译几段,我总会预感到前面有美妙的东西在等着我,那些无比美妙的东西,往往有层坚壳裹着似的,要使劲(常常是使出浑身解数)打开壳,才会惊喜地发现里面闪光的内容。”

但这种美妙,即便小说中的原型人物也未必欣赏。普鲁斯特年轻时,经常出入上流社交圈的沙龙,是沙龙女主人眼中可爱的“小马塞尔”。第一卷出版后,普鲁斯特送了一本到德·舍维涅侯爵夫人(comtesse de Chevigné)府上,事先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的侯爵夫人恼羞成怒,终其一生不肯打开书来看上一眼。

作家、编辑,也未必欣赏。第一卷迟迟未能出版,一个受命审读的作家说:“这部七百多页的稿子简直不知所云。它到底在讲些什么?它要把读者带到哪儿去?——我只能说我一无所知,无可奉告!”另一个出版社总编说:“我这人可能是不开窍,我实在弄不明白,一位先生写他睡不着,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居然能写上好几十页。”普鲁斯特在给朋友的信上激动地说:“你把精神生活的体验,把你的思想、你的痛苦都浓缩在了(而不是稀释后加进)这七百页文稿里面,那个人手里拿着这文稿,却不屑一顾,还说出这种话来!”

 

那么,小说到底好在哪里呢?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仅从译者的角度,谈一点个人的印象。

普鲁斯特说他写的是一本“大书”。他在第七卷中写道:文学写的就是真正的生活,或者说唯一完全真实的生活——不仅是自己的生活,而且是别人的生活。主人公从贡布雷的家出去,有两个“边”,也就是两条路。斯万家那边(去斯万家的路)意味着布尔乔亚、爱情(或者说情爱,包括异性恋和同性恋)、音乐。盖尔芒特家那边,意味着贵族世家、社交、绘画和文学写作。最后,两“边”交织在一起,作者就写出了这本“大书”,这本把他精神生活的体验,把他的思想、他的痛苦都浓缩进去的“大书”。

他常说的一句话是:Allons plus loin(让我们走得更远些)。他写的各式各样的人物、社交场(沙龙)的众生相、人性的弱点,乃至静物、景色,都让人有“写尽”之感。即便是写一杯椴花茶,写家乡的一条河流、一池睡莲,都写得那么精彩、那么美妙。比如说,读到写静物或景色的段落,我会想起柳宗元的《小石潭记》,想起张岱的《湖心亭记》,虽然语言截然不同,但是那种隽永的风味,却是相通的。小说中,不同的人物说不同的话,这种声口毕肖的高超本领,使我想起《红楼梦》。他写临睡前母亲给小马塞尔朗读乔治·桑的小说,写马塞尔去剧场看拉贝玛的演出,写凡特伊的小提琴钢琴奏鸣曲和七重奏,写陀思妥耶夫斯基的“新颖的美”,都让我眼前一亮,心中充满感动。第一卷第二部“斯万的爱情”,写斯万对奥黛特的爱情从萌生到式微的过程;所谓爱情的嫉妒,真是让他给写绝了。即便是写同性恋(如第四卷开头写夏尔吕男爵和裁缝絮比安的初次相遇),也写得那么出色,以至于柯莱特要说,写同性恋没人能比普鲁斯特写得更好了。他写勒格朗丹的snob(附庸风雅),常能使我发出会心的微笑。他对地名瑰丽的联想,令我惊叹,让我陶醉。他写大作家贝戈特,写大画家埃尔斯蒂尔,都让我感叹大手笔确非常人所能企及。是的,他写得很长,但他写得这么丰赡,这么细腻,这么从容,甚至这么幽默,我只觉得读这样的文字是享受,只觉得这样的长句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异常精彩的。

这部小说,什么都不缺,只缺一样东西:扣人心弦的情节。他无意于此,不去跟大仲马他们争这个活计 :

 

让那位“不开窍的”总编弄不明白的那几十页文字,全然不像他所以为的那么无聊。 整部小说开篇的四十多页文字(相当于漫画本第3 页至第17页的内容),展示了整部小说独特的写作手法,正如普鲁斯特所说:“这是一本非常现实的书,不过,为了模拟不由自主的回忆,在一定程度上借用了回忆往事的形式,从而使它有了优雅的形态,有了茎秆作依托”。

众多人物、地方(他们或它们,会在以后的各卷中出现)在小说的屏幕上一一掠过:人物有爸爸妈妈、外婆和她的两个妹妹、女仆弗朗索瓦兹、斯万(在他身上,所费笔墨较多,为后面的“斯万的爱情”做了铺垫)、姑婆、莱奥妮姑妈,甚至热纳维埃芙·德·布拉邦(盖尔芒特家族传说中的先祖);地方有巴黎、贡布雷、巴尔贝克、冬西埃尔,甚至威尼斯。

而那些“金句银段”,则已经显示出普鲁斯特文字迷人的风格。有好些段落,或以哲理的意味,或以温馨的情致,令我折服,让我难忘。例如:一个人睡着时,时光的系列围绕在他周围;一旦这种排列发生混乱,记忆犹如高处伸下的援手,把他拉出这片虚无的泥潭(把常人朦胧的感觉,用清晰的、带有哲理意味的语言表达出来,这是作者常用的叙述方式);主人公“我”睡觉前等待妈妈的吻(很动人的段落);斯万的来访(在长句的基调上,添上轻快、风趣的笔致);妈妈坐在我床边朗读《弃儿弗朗沙》(又一个充满温情的段落);当然还有那个有名的玛德莱娜小蛋糕的一大段。

有好些句子,则是我心目中的金句。例如:“习惯,是位灵巧而又姗姗来迟的协调大师”,“我们的社会形象,是他人思维的产物”,“往事隐匿在智力范围之外,在智力所不能及的地方,在某个我们根本意想不到的物质对象之中”,“这一物体,我们能在死亡来临之前遇到它,抑或永远都不能遇到它,纯粹出于偶然”,“一切的一切,形态缤纷,具体而微,全都从我的茶杯里浮现了出来”。

一位失眠的先生,在床上想了这么多,写成精彩的四十页文稿。这说明了什么?说明这位先生是个真正的大师。

 

大师的作品,通常都是难译的。

这部小说的翻译,首先难在句子的绵长、句法的精微。全书中有三分之二的句子超过5 行,有四分之一的句子超过10 行,最长的句子有394 个法文词、2417 个字母。至于一环套一环的从句,经常出现的同位语、插入句,以及让译者绞脑汁的代词、介词等“小词”,更会使你永远有“一山放过一山拦”之感。

而真正的难处,有时几乎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例如(还是只能选可以言传的例子:)),全书第一句是 Longtemps, je me suis couché de bonne heure. 其中的longtemps long(长)和temps(时间)的组合词。放在逗号前,短而干脆,但它的意思既不是“长期以来”,也不是“很久以前”。现在我译成“有很长一段时间”,意思对了,结构却很松散。这第一句,据说普鲁斯特是在反复修改了二十多遍之后才定下来的。我看到过其中四个不同“版本”。说句当不得真的话,longtemps 译成文言文的“久矣”,倒有几分像。

第二卷的书名,原文是A lombre des jeunes filles en fleurs,其中有三个关键词:少女,如花一般,在……的影子下。曾见过的中文译名有“在簪花少女身旁”(簪花,无端让人产生古代仕女的联想),“在少女们身旁”(“简洁”到略去了“如花一般”的含义)等等。为找一个恰如其分的译名,岂止“一名之立,旬月踟蹰”。第二卷我译了两三年,就断断续续踟蹰了两三年。最后终于找到了一个较为合适(至少我这么认为)的译名:“在少女花影下”。一旦找到,却又觉得稀松平常了,这正是所谓“看似寻常最奇崛,成如容易却艰辛”。

 

翻译普鲁斯特,对我来说就是这样一个寻寻觅觅,搜索枯肠,时而痛苦,时而欢欣的过程。

周克希

2017 年初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