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浪出版公司

文章

  • 《老子新绎》序论

    《老子》又名《道德经》,道家经典之一,今《老子》全书共五千余言,故而又称《老子五千文》。传本既多,不免脱讹,不利研读。《老子新绎》校勘各本异同,取长舍短,译文力求谐和,“新绎”部分则从整体梳理解释,通俗易懂,便于解悟。

    2018-09-06 16:15:59
  • 《论语新绎》序论

    《论语新绎》对《论语》进行了别具新意的解读,既有传统的考据式注释和直接明了的译文,又有创新的融合式解读——把对字、词、句的解释融入对通篇的把握和分析之中,使读者对原文的理解不会因不明句义而割裂、断档,从而获得对《论语》的全新阅读体验。

    2018-09-06 16:13:46
  • 〔澎湃翻书党〕情感勒索:为什么说“父母皆祸害”?

    苏珊·福沃德在书中提到:“你不必响应情绪勒索者的任何要求”。这意思应该是说,在情感勒索中,离开不是逃避,留下才是。离开了,可以与更多的可能不期而遇,毕竟一个人的资源越丰富,能力也就越强。

    2018-09-03 17:21:45
  • 朱岳:遇《雨》之吉,初读黄锦树

    当我读完《雨》之后,在它的冲击之下,我产生了一个判断:华文文学已经发生了爆炸,并不比拉美文学爆炸逊色。

    2018-07-18 10:17:41
  • 当人们终于能解释爱情时,人类便和机械无异了!丨纸城TALK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纸城作者:陈丽萍当我们与彼此发生连接,故事就会像齿轮一样,自然而然的转动下去。普鲁斯特说:“没有一个派对上的人是十全十美的。”也许正是因为如此,故事才有缝隙。这些缝隙可能是一个不欢而散的结局,也有可能是另一个故事的入口,或者是新故事发生的可能性。在《榛子的味道》的17个人物中,没有人是绝对的主角,他们可能在很普通的朋友聚会上相识或者偶遇,又在下一个故事真正发生关系;也有人没有这样

    2018-07-17 10:27:37
  • 马来西亚华文文学的尴尬处境:我们的文学是“没有”的孩子

    本文系黄锦树先生为他的短篇小说集《雨》的大陆版所写的跋,原标题《南方以南》。在此文中,他阐释了什么是马来西亚华文文学(简称马华文学),并梳理了其发展历史,以及分析了它在华文写作中的尴尬处境。

    2018-06-08 14:47:14
  • 愿这份航海图,能帮你应对创作路上的风浪丨写作书单

    我写作,因为写作让我充实。也许是因为它让我付得起房屋按揭贷款、供孩子读完大学,但在这些事之外——我写作更是为了过瘾。我是为了一种纯粹的愉悦做这件事的。当你因为纯粹的愉悦做事的时候,你就能永远做这件事。” ——斯蒂芬·金

    2018-05-07 18:30:44
  • 朱岳×陆茵茵丨刺穿生活表象:一场关于小说写作的对谈

    原创 2018-04-12 后浪文学 后浪“我写小说不是为了讲故事,是为了回答对生活的疑问。”陆茵茵开始有意识地写小说是在24岁,当身边所有人都走上貌似主流的道路,她略有迟疑。她要站在那里,仔细观察生活本身的样子。五年后她的短篇小说集拿到第26届《联合文学》小说新人奖推荐奖。“她的文字清冽,敏感,微妙,有一种不动声色的冷酷,像能见度很高的阴天。”“像一根刺,刺穿了生活

    2018-04-13 09:38:38
上一页1234567...49下一页 转至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