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才知道,北京是一座可以“用脚步阅读的城市”

2018-10-31 book 145

10月16日下午,宁肯、祝勇、陈惜惜、王冰冰等知名作家学者与50多名读者和媒体朋友齐聚在能看到北京中轴线的北京坊PAGE ONE书店,在金秋十月,从阅读中探寻北京之美。作为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北京阅读季“秋览城”主题的活动,本次“金秋览城,走读北京”主题阅读沙龙由书香中国·北京阅读季领导小组主办,北京大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机械工业出版社、北京坊PAGE ONE书店等承办,意在传播北京传统文化,倡导广大市民在阅读和行走中感悟北京,这无疑是对“阅城”的一个极好回应。

1.png

▲活动现场


联结社会力量,创变阅读价值——以“水、山、城、人”为四季阅读主线的第八届书香中国·北京阅读季,始终关注“城与文”的阅读话题。2018年9、10月,北京阅读季“秋览城”文化主题,内涵为“创变宜居之城”,旨在通过近百场阅读活动,挖掘北京关于紫禁城、中轴线等相关图书,探索和定义北京新文化地标,在“一新一旧”的对比中领略古都文脉,体验现代城市人文精神。


在阅读中体味城市发展与变迁


2.png

▲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胡东


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副局长胡东提到,北京阅读季组织策划的“水、山、城、人”四季主题中,“秋览城”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对北京的原住民、“北漂”一族,或者到北京来玩的游客,都能够在北京阅读季的引领下,以阅读的名义领略古老北京的魅力。从现代的北京,寻找每个人心目中的北京城,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所以这样的阅读活动使得我们的书香飘满京城,我们北京阅读季也正在为此而努力奋斗。


“我们从去年对实体书店的扶持,市政府投入1800万元,今年陡增到5000万元,这样的投入是非常值得的。阅读是两个字,只是‘阅’,那是自己看,如果是‘读’,那就是分享。在一个城市里面人与人之间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建筑与建筑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历史与时代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可以通过北京阅读季这样的全民阅读活动,把这些关系串联起来。北京阅读季提出‘联结社会力量,创变阅读价值’,其意义就在于此。”


3.png

▲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公共服务处处长王亦君


北京市新闻出版广电局王亦君向大家介绍“秋览城”系列活动时,首先感谢广大市民和合作机构长期以来对北京阅读季的大力支持,感谢大家助力构建书香京城,携手推广全民阅读,共同用阅读的力量,打造北京这座“爱阅之城”。


阅读提升人文素养,驱动城市繁荣发展。从9月起至今,已有40余家合作阅读空间参与活动,30余位名家参与分享,共计80余场主题阅读活动。“秋览城”主题阅读活动是与广大市民一同,在阅读中体味城市发展与变迁,探寻城市人文与情怀,领略古都文脉与时代的碰撞融合。


城市是人类文明集中发生和积淀的地方,城市是文化的载体,而文化又是城市的灵魂。无论经济如何发达,如果我们忽略了文化的发展,城市的发展将是缺乏底蕴。文化渗透在城市每一个角落的建筑、饮食、衣饰,体现在城市每一个市民的语言、习俗、风尚,散发在城市每一个记忆的历史、故事、名人。


北京,是一座需要用脚步阅读的城市——本次活动中,宁肯、祝勇、陈惜惜、王冰冰4位作家、学者跨界组合,分别从建筑、历史、文化等角度解读了北京城市文化特色。


宁肯:有历史才能称之为“城”


4.png

▲作家、《十月》杂志常务副主编宁肯


以《北京:城与年》等作品为人们所熟知的作家宁肯提到:“作家的主动性不在于提供北京的写作范围,而在于提供我们对北京的理解。比如,我们可以从历史名城的角度去理解北京,从核心价值观的角度去理解北京,甚至还可以从非常具体的大运河文化、长城的角度去理解北京。”


5.png

▲ 

《北京:城与年》

宁肯 著

北京十月文艺出版社


宁肯还提到,如果一个城没有历史不能称之为城。历史由文化构成,由文化的载体、由人、也由历史上的各种事件构成。既然北京这么古老,肯定我住的胡同“前青厂胡同”也非常古老;既然其他胡同有一些名人,有一些文化,我住这胡同怎么会没有文化呢?结果一查,真是大为惊讶。比如说,我就在鲁迅的日记里查到,鲁迅刚到北京,20年代的时候经常到琉璃厂,从琉璃厂走到了我们前经厂胡同,他曾和胡适、郑振铎这些历史上大名鼎鼎的文化人来这里,租了15间屋子办了京师图书馆的雏形。”


祝勇:“城”要给人归属感


6.png

▲作家、学者、故宫博物院影视研究所所长祝勇


城市文化之“美”从来都与“高速”绝缘。祝勇就属于怀此慨叹之人。在《纸上的故宫》中,他说自己有一种“偏见”,即认为“只有在农耕文明中,人们才会对艺术产生膜拜的感情,随着农耕文明的瓦解,唯一可能成为艺术的就是为艺术准备的挽歌”。提到城市文化的发展,祝勇颇为感概:“北京城、天津卫、上海滩,大家或许没注意到,上海是个滩,只有北京才能叫城。为什么叫城呢?


7.png

▲ 

《故宫的古物之美》

祝勇 著

人民文学出版社


真正的城,要让一个人在里面有归属感。在一个真正的城里面,人和人之间是有联系的,这个联系是情感的联系,而不仅仅是依靠一个物质的空间建筑的一座城。人跟人之间的情感是依托于这个城市空间存在的,过去有胡同,胡同跟四合院是相对存在的,进了四合院就是一个家庭,家庭中不同的正屋、堂屋之间有秩序的关系,但是走出这个家庭,所有的人都在胡同里相遇,打个酱油、买个饼干,都是在这样的一个空间当中。所以人之间的感情依托于这样一个空间,物质的空间跟人的精神空间是相互依存的。”


陈惜惜:我迷恋北京这座城市


8.png

旅居北京的新加坡华人、纪录片制作人陈惜惜


纪录片制作人陈惜惜,则谈到:“我对于北京的理解一直在变化,禅宗里有一句话叫‘见山是山,见山不是山,见山还是山’,我刚来北京的时候,其实我不懂,我只知道天安门前有自行车,故宫,我只知道北京在中轴线上的这些地标。后来我觉得我读不懂了,居然北京有个地方叫通州,在通州拍了一段纪录片的内容,我发现其实不止有一个北京,有很多个北京,而且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一些北京城,后来回到‘见山还是山’,我拍摄的照片中,很多的人,都让我有比较深的感受,这让我感受到北京的辉煌,它的辉煌是皇城符号的辉煌,皇城的符号很多人憧憬和向往。我不只是喜欢北京,我是迷恋北京,因为它的变化、它的无常,它的生命力都非常吸引我。”


9.png

▲ 

《人在北京》

作者: [新加坡] 陈惜惜
后浪丨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王冰冰:“城”是有多元魅力的


10.png

▲北京工业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副教授王冰冰


王冰冰讲到:“建筑也好、城市也好,其实就是一个容器,是一个装着我们生活的容器,所有的发展都离不开人的变化,同时,我们的生活方式和需求都在变化。所以,整个城市的形态包括建筑的形态必然会发生变化,但是在这种变化中怎么才能不失去我们自己的特色呢?问题在于从新和旧之间找到一种联系。


11.png

▲ 

《变迁:北京城的远去与再生》

王冰冰 著

机械工业出版社


改革开放以后,北京发展特别快,很多现代造型的建筑开始大量出现。例如北京的地标性建筑央视新大楼,当时很多人都反对,就觉得这是北京的东西吗?我们可以回想一下埃菲尔铁塔,100多年以前建成的时候,所有巴黎市民都反对它,觉得它破坏了巴黎的整体美。但大家再来看看现在,都觉得这是巴黎非常美的地标建筑之一。现在你觉得非常前卫的甚至不能接受的东西,也许在未来它就成为了北京的特色,所以我希望大家看待很多新的东西要有一种前景式的看法,这些建筑也是北京有一种混杂的、多元的魅力所在。”


12.png

▲活动现场


《城市意象》作者、美国人本主义城市规划理论家凯文·林奇(Kevin Lynch)曾言:“一座宜人的城市如同一本好书是可以阅读的。”这种阅读,不仅能够帮助陌生者建立起城市的“认知地图”,也能够帮助城市居民构建起日常生活的意义。比如,北京“大气醇和”,上海“开阔雅致”,广州“生猛鲜活”,厦门“美丽温馨”,成都“悠闲洒脱”,武汉“豪爽硬朗”,等等。显然,城市之所以可读,是因为这些城市空间可以被视为某种“文本”,这些城市线条可以被解读为不同的“故事”。

电话咨询
邮件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