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请登录]   [免费注册]

那稍纵即逝的天际线——评《北京的城墙与城门》

发布日期:2017-09-25

那稍纵即逝的天际线

——观瑞典学者笔下百年前的北京城墙与城门

左页图为东直门护城河,右页图为哈德门城楼,选自《北京的城墙与城门》一书。

《北京的城墙与城门》

著者:[瑞典]喜仁龙(Osvald Sirén)
译者:邓可
出版:后浪丨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版次:2017年1月第1版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李静

人类文明大都经历过“筑城以卫君,造郭以守民”的历史阶段,19世纪以前形成的城市普遍营造了城墙,使得城墙成为城市最突出的标志之一。城墙、城门楼和城墙上的雉堞,形成了一道显著而美丽的城市天际线,当你走近它时,又会被高耸威严的城墙所震撼。

上世纪20年代,瑞典艺术史学家喜仁龙一踏上中国这片土地,便被北京城的城墙之美所震撼,认为那是“最动人心魄的古迹,幅员辽阔,沉稳雄壮,有一种睥睨四邻的气魄和韵律”。经过实地考察,1924年他写就了《The Wall and Gate of Peking》一书,并在伦敦正式出版,细致的勘测观察手记、53幅城门建筑手绘图纸和128张实地拍摄的老城墙及城门的照片,今天看来仍令人叹为观止。

1985年该书中文版正式出版,今年后浪出版公司又重新整理出版《北京的城墙与城门》一书,力求呈现原书风貌。该书面世后不但得到了建筑学界和史学界人士的广泛关注,也再次唤醒了人们对昔日北京城的印象,引发了如何在现代化背景下保护传统建筑的思考。

侯仁之先生的发现

北京的建城史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的蓟城,而成为都城则始于辽代,此后的金中都、元大都、明清北京城都矗立在这片土地上。明代的北京城始建于永乐年间,由外至内分别为外城(七门)、内城(九门)、皇城(四门)和宫城(四门)。明代建成的北京城经历了明清和民国,还保留着较完整的城墙和古城的格局。喜仁龙考察的主要是民国时期尚存的北京内外城的城墙与城门。

上世纪20年代在西方,有关中国城墙和城门的话题并不受人关注,因此《The Wall and Gate of Peking》这本书在首印800册后便销声匿迹了。直到新中国成立前,在英留学的侯仁之先生(历史地理学家、中科院院士)偶然发现了这本奇书,并重金购回国内。

1985年,该书中文版终于与读者见面了,侯仁之应邀为之写序。他回忆说,当年在伦敦一家旧书店买下这本书后便“通夜加以浏览,我才开始意识到这一组古建筑的艺术价值。印象最深刻的是作者对于考察北京城墙与城门所付出的辛勤劳动,这在我们自己的专家中恐怕也是很少见的……”他高度评价了这组历史纪念物,同时也为它的年久失修而伤心。

如今的北京城几乎已找不到当年城墙与城门的痕迹。其实,早在上世纪50年代初,当首都的城市建设正在加速进行的时候,北京城墙的存废问题就被提到议事日程上来。据侯仁之回忆,当时梁思成就曾提出过改造旧城墙的一种设想:考虑把宽阔的城墙顶部开辟为登高游憩的地方,同时把墙外的护城河加以修砌,注以清流,两岸进行绿化,这样就无异于在北京旧城的周围,形成一个具有极大特色的环城公园,犹如一条美丽的项链,璀璨有光。而时至今日,北京的城墙早已拆除,幸存下来的仅有正阳门内外城楼、德胜门箭楼以及东南城角楼。

“北京城本来可以以整体城市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可是随着北京城城墙的拆除,这一希望无可挽回地落空了,最终北京只能以紫禁城等单体建筑群来申遗了。”北京大学中国古代史研究中心教授李孝聪表示。

先后五次来到中国

今年该书的再版,许多学者都给予了高度评价,认为它不仅修正了前一版中译本的一些错讹,还补充了作者原书中有关中国西安、青州城墙和城门的部分照片。

令人意外的是,该书的译者邓可还是一位在北大求学的地理学硕士研究生。他高中时就开始关注北京的历史文化和城墙拆除始末,并了解到喜仁龙及其这本著作。此次,当得知后浪出版公司在北大招募此书译者,他便毛遂自荐,很快接手了翻译工作。

“翻译过程中,时时能感受到喜仁龙教授是饱含深情地写下了每一句话。比如,第三章开篇作者写道:在北京城的所有伟大建筑中,没有能与那壮丽恢宏的内城城墙相媲美的……这些美妙的城墙和城门,这些北京动人辉煌历史的无言记录者,还能在这个世界上屹立多久呢?”邓可说,“这些疑问的确发人深省。”

通读此书你会发现,除了实地勘查,喜仁龙还研究了许多镶嵌在城墙和城门各处的碑铭砖刻,以及相关的地方志史料,十分严谨认真。比如,书中他多次引用了马可·波罗对元大都的街道、城墙和宫殿的有关描述,“街道甚直,以此端可见彼端,盖其布置,使此门可由街道远望彼门也。城中有壮丽宫殿复有美丽邸舍甚多。”

喜仁龙曾先后5次来到中国,对许多城市和乡村进行了大量的考察,并拍摄了许多实景照片。这些资料对当前的文物保护工作意义重大,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

可怕的“革故鼎新”

喜仁龙1924年为这本书序言写下的最后一段话,深刻阐述了他的写作初衷:“假如我有幸成功地激起了人们对北京的城墙与城门那些完美而衰落的历史古迹的兴趣,并将这稍纵即逝的美丽向世人呈现,那我的内心就十分满足了,我对这座伟大的中国都城的责任也就尽到了。”

纵观中外历史,如喜仁龙这般珍视各国历史文化遗存的人物并不多见,“人们总是将前一时代的宫殿建筑群视为过去统治的象征和代表,在改朝换代时,把前朝的建筑或城市加以毁灭性的破坏,被誉为‘革故鼎新’。”李孝聪表示。例如,在中国有项羽烧毁秦咸阳城“大火三月不灭”;在欧洲则有罗马帝国摧毁古希腊的城市和宫殿。

时代发展到今天,现代化已变成了一柄双刃剑,虽然它能够带动城市产业的勃兴,但也进行着建设性的破坏。一些地区对城市进行“脱胎换骨化”的改造,已让今日中国变得“千城一面”。

以城墙为例,据统计,我国历史上数千座城市中保存比较完整城墙的城市如今已经不多了,根据初步调查,城墙尚存的都城级城市有:西安、南京和开封,保存城墙相对完整的府级城市有大同、苏州、大理等10座,城墙完整的州县级城市仅有寿县、平遥等5座。

希望该书的出版能引发大家的思考,在未来,这些遗存能够得到欣赏、珍视和保护。

人才招聘   | 联系我们关于我们  |  合作书店 | 友情链接 | 索取试读本

服务热线
133-1127-6415 后浪官网已于12月12日关闭销售功能,购书请前往后浪天猫店、后浪有赞店。

关闭在线客服
Copyright © 2015  Hinabook All Rights Reserved. 后浪出版公司 版权所有
京ICP备09065647号-3 | 出版证

 

读者服务热线:13366573072